6886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从长坂坡开始 > 第0446章 我等的夜袭,他还不来
    “刘皇叔高义!”

    鲁肃急忙拱手,得到了保证。

    无论如何,刘皇叔都算是答应出兵了。

    目的达到,又有了新的消息,鲁肃随即退走,要把这件事及时与公瑾说一说。

    时间刻不容缓!

    曹仁的援军已经进入荆州,拿下江陵城必须要尽快。

    否则曹军一旦在江陵城站稳脚跟,那么就可以威胁到孙刘两家的生存了。

    诸葛亮送鲁肃出门。

    刘备摸着胡须道“元直,没想到曹仁的援兵来的如此之快。”

    徐庶倒是点点头“主公,此乃预料之中,否则曹仁他不会胆子大的还敢杀一个回马枪。

    不过此前地道之事,我倒是未曾想到会有,若不是主公高义,把江陵城让给了江东。

    今夜,怕是我军在城中会受到乱兵袭杀,万一有什么事情发生,也是有些不好说。”

    刘备点点头,先前还想着要把家眷从夏口接到公安新城来着。

    现在看来,战事未曾结束,还是要避免一些麻烦。

    “元直,你觉得,汝南郡太守李通会是最后一个来支援曹仁的吗?”

    徐庶倒是摇摇头“主公,这我倒是不好断定,这得看曹操他是否要在荆州继续征战,还是要暂时退避。”

    不过徐庶可以肯定,赤壁一役曹操的实力算得上是伤筋动骨了。

    如此情况下,中原各地皆是有所松动,不可能大规模派兵来荆州的。

    淮南的十万百姓既然因为曹操的一道命令,便拖家带口的逃入江东。

    想必中原的百姓也好不到那里去。

    就算曹操在想打荆州,怕也是有心无力。

    刘备点点头,此战是否结束,还得看曹操的意思。

    谁让他实力强大,有资格说战事什么时候结束,什么时候开始呢。

    “不过,主公,我倒是觉得曹仁只是回光返照,曹操不可能再派出大规模士卒支援曹仁。”

    徐庶摸着胡须继续分析道“只要磨死江陵城的曹军,五千人马绝对冲不破云长将军的防线。

    再加上有定国那个鬼精鬼精的小子,拦着敌军不成问题。”

    刘备对于二弟的战绩还是有着相当的自信的,只有他手里有人,就不再是那个只管冲锋的人了。

    而且临阵冲锋又有三弟在,李通绝不会是对手。

    “那这江陵城?”

    “还是拉上三架投石车过江,慢慢组装攻城。至于蚁附攻城还是交给江东来做。”

    徐庶开口说出了自己的建议,可以帮忙,但绝不会采取强攻。

    本来自家势力就弱小,跟富庶的江东没法比。

    最重要的是,自家还想要整个南郡,而不是残破的江陵城。

    刘备点点头,不管另一半南郡能不能拿在手里,眼前的这座江陵城,他都不打算要了。

    定国说的好,莫不如新建一座江陵城。

    ~~

    襄阳城下。

    徐晃与李通已经成功的接上头了,并且大肆出城,帮助李通在城外站稳脚跟。

    无论如何都要与关云长等人进行对峙,以一城一寨之势,互为犄角,让他心生忌惮。

    对于关云长的大名,李通也听说过,不过他没在怕的。

    “咳咳咳。”李通咳嗽了几声。

    徐晃再次瞥了一眼面色瘦削,显得鼻子越发大的汝南郡太守李通,开口道“文达,可是身体有些不适?”

    李通身着铠甲,系着红色披风,头上戴着赤帻,单手握着环首刀的刀柄,用力的咳嗽了两句道

    “无妨,某只是接连行军,有些劳累罢了,休息一夜便无恙。”

    徐晃听完之后,便点点头,如今李文达正值壮年,些许劳累,睡一觉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便也不甚在意。

    “文达,你觉得该如何破了关云长,成功支援征南将军?”

    李通一时陷入了回忆,当年官渡之战时,盘踞在汝南的黄巾军刘辟、龚都聚众叛乱丞相,作乱后方,迎接刘备。

    在此期间,豫州各地皆是叛乱曹公,无论是袁绍还是刘表都来招降于他。

    可他全都拒绝了,当时他还在阳安郡当都尉,负责收税的事情。

    为了防止阳安郡百姓也随大流叛乱投降,李通遂反还赋税,安稳民心,之后又开始率兵平叛。

    当时关羽攻汝南,龚都诈降,告知刘备去向,后关羽回到刘备身边,刘辟为保护刘备战死。

    龚都运粮被曹军所围,张飞前去救援不及,被夏侯渊所杀。

    这个时候,李通除了独自领兵平叛,也在间接辅助夏侯渊与刘备作战。

    那个时候无论是自家阵营还得敌对阵营,他都听过关云长的大名。

    可惜一直没有机会与其正面对战,曹公亲率大军来攻,刘备就果然弃豫州,投奔荆州牧刘表。

    不过想想也正常,丞相连袁绍的百万大军都击败了,刘备区区数千人,不过是蚍蜉撼树尔,不跑等死吗?

    没想到,一晃八年,又遇到了关羽,这次怕是该有交手的机会了!

    “襄阳城通往江陵共有两条路。”

    李通直接丢了第三条水路的法子,这一点都不现实,极其容易被他们给针对。

    “没错,先别考虑那两条路,如今我们怎么击破关云长,才可能选择走上那两条路去支援征南将军。”

    “公明,城中可以万余人马?”

    徐晃摇摇头“八千。”

    就这还是乐文谦先前把各地兵丁征调到城中防守而来的呢。

    尤其是后面,徐晃自己都弃守樊城,领着人马进驻襄阳城了。

    李通点点头,如此算来,与关云长的人马,不相上下,差距不算太大。

    若是再加上满宠乐进等人,兴许还多出了不少。

    只是如何才能前后围攻于他,这可是个大问题。

    “为今之计,待我军休养生息几日,先打他一仗,试试关云长的深浅。”

    李通对于麾下士卒的战力,那是相当有信心。

    而他关云长麾下的士卒,可不是他训练的老卒,而是东拼西凑聚在一起的。

    这里面兴许还有自家败卒,被打散编入其中的呢。

    “就怕文达休息不好。”

    徐晃无奈的摇摇头,不过来人了,总要比天天挖土填坑,光耗费人命,还不怎么提升士气要强的多。

    尤其是被动守城。

    现在李通领兵前来的意义不在于他带了多少人来。

    而是代表了丞相的意志。

    这同样能让城中怀有二心的人,立刻就烟消云散,把那种想法深深的藏在心中。

    第一批援军来了,那第二批还会远吗?

    谁都不知道!

    “公明的意思是他们会来袭营?”李通攥着环首刀的刀柄道“那我就等着他们来。”

    ~

    与之相对的不远处,关平抱着膀子,瞧着对面的曹军在安营扎寨。

    五千人马!

    从豫州而来。

    带队的将领是李通!

    救曹仁的人来了。

    关平眨眨眼,此次与他们对战,自家老爹麾下的士卒总算是充裕了一些。

    唯一担忧的便是大规模作战,很可能在命令的传达上会出现错误或者不及时的状态。

    毕竟练兵之事,也只是分割开来,小规模的训练。

    身处前线,是没法大规模演练的。

    张三爷同样抱着膀子,瞪着眼睛瞧着对面设立的营寨“二哥,趁着曹军立足未稳,今夜俺去袭营!”

    关二爷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双手背后道“曹军营寨扎的结实,背靠城墙,今夜定会有所防备。

    三弟所言夜袭,某觉得达不到应有的战果。”

    关平从自家老爹手里接过望远镜,仔细瞧着,随口道

    “李通此人是个人物,老家江夏郡,早年是游侠,谋杀了狗大户周直,侵吞了他的队伍,独霸一县。

    后遇到大灾之年,倾家荡产救济灾民,引得士人与百姓争相投靠,一举洗白。

    后投靠曹操,屯驻在汝南郡,其妻伯父犯了法,被判大辟死刑),想让他求情,被拒。

    后官渡之战,豫州各郡县皆是叛变,唯有阳安郡没有叛乱,而且按剑怒斥袁本初与刘景升的使者。”

    张三爷掏掏耳朵道“大侄子,说这些做甚,看俺明天不一矛戳死他。”

    “分析敌人将军,以便做出应对方法!”

    关平把望远镜递给一旁的周鲂“三叔,由此可见,李通此人乃是曹操的死忠粉,无需劝降,只能杀了。

    再加上他执法严格,在军中必有威信,早年游侠,又谋杀狗大户,侵吞队伍,后散财于百姓收拢人心。

    此人算得上是有勇有谋之人,还需小心应对。”

    尤其是身后还有满宠、乐进,李通的边上还有徐晃。

    曹军这种阵容,对付起来,绝非易事!

    “管他是谁,来一个俺杀一个,来一千,俺杀一千!”张三爷挺着肚子道。

    “三叔,你要不要现在吃两口菜?”

    “俺吃什么菜?”张三爷回身望着自家大侄子。

    “哦,我怕三叔饿了。”

    关平把想要吐槽的欲望咽回去,生怕三叔不禁激,一会真的要单人单骑去干李通。

    那可就麻烦到了。

    如今己方是以逸待劳,用不着率先出动重武器张三爷,关平打算晚上就把鼓乐奏起来。

    毕竟李通新到,己方也得表示先欢迎欢迎,先上道开胃小菜,让他们感受一下自己的节奏,然后大家在一起摇摆。

    做过了这事,再让人行自走炮大嗓子张三爷上场,去扰乱曹军在白日的休息。

    玩战术嘛,不玩脏的还叫战术吗?

    更何况关平这还是有效的利用手头资源!

    “俺不饿。”张三爷瓮声瓮气的道“大侄子,俺就想打仗,手里痒痒。”

    “三叔,手痒你自己挠挠啊!”

    “嘶。”

    张三爷一时说不话来,自己是那个意思吗?

    张三爷瞪着眼睛,瞥了一眼关平,随即恍然大悟道

    “你小子在跟俺装傻?”

    “哪能啊!”

    关平应了一声,随即跟自家老爹说了自己的谋划,把张三爷晾在一旁。

    关二爷摸着长髯想了想,敌军劳师远征,己方以逸待劳,既然要交手,疲兵之计乃是最好的选择。

    尤其是现在,还没法子一下子冲过去!

    “平儿,某觉得公明会想到这点。”

    “疲兵之计有个五百人就行了。”关平随口吩咐道

    “子鱼,今晚后半夜就看你的表现了,我可没有其余士卒来接应你,都得继续养足景升。”

    “喏!”

    周鲂抱着望远镜应下此事。

    关平很想用唢呐来给打扰敌军休息,可惜自己不会做。

    曾经看过一个消息,说唢呐是公元三世纪传入的,如今正是公元3世纪的开头,也不知道好不好找。

    对于这种东西,关平只能寄希望交州能够有这玩意。

    现在疲兵之计,还是要打鼓!

    毕竟这是进攻的号声。

    对于这些安排,关二爷并未反对,他也知道周鲂这小子是个聪明人,又是从江东过来投奔儿子的。

    平儿要培养他实属正常,若是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关二爷以后自然也就懒得在关注他了。

    “二哥,俺去吧。”张三爷瞪着眼睛道“说不准俺晚上抓住机会,揍他们一顿。”

    “三弟。”关二爷摸着长髯道“方才不是说了,让你养足精神,明日再去叫阵!”

    张三爷撇撇嘴,对于二哥的安排,只能应下。

    对于周鲂,关平也没有什么好叮嘱的,人家本就是个聪明人,现在缺的是个机会而已。

    连邢道荣都能诈开江陵城,偷摸斩了吕蒙。

    不至于他周鲂就拉胯了!

    尤其是周鲂心中也有了比拼一下的心思。

    黑夜如期而至,整个襄阳城的照亮并不多。

    仿佛因为有援军来了,让他们更加放心,故而都去睡觉了。

    可李通并没有休息,徐晃也在城墙上等着关云长的夜袭。

    今夜关云长若是不来夜袭,那他就不是关云长了。

    如此战机都不抓在手中,还能干成什么事情?

    夜半三更,这个时候来偷袭,绝对是一个好的时间点。

    李通坐在帐篷内闭目养神,听着滴漏的声音,猛地的睁开眼睛,侧耳倾听了许久。

    预料当中的袭击并没有出现!

    李通站起身来,走出帐篷,难不成自己的布置被关云长给看破了。

    所以故意没有派人前来?

    可他又不敢肯定,谁让自己是守方呢,什么时间点发起进攻,可不是自己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