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老婆是花瓶,得宠着 > 第六十七章 你就不会挽留一下我吗
    贺岁言要给明月传唱主题曲这种好事落在项目组的头上,谁不高兴啊!

    陈军当即就同意了,得知他要来,还高兴的去大门口迎接,只差没列队欢迎了。

    其实和列队欢迎没什么区别,因为整个剧组的人都去了,就江羡没去。

    秦粤本来也想去的,看江羡心情不好,只能忍着不去,但还是偷偷给她在剧组交的朋友发消息说,给自己要两张签名照什么的,回头请她吃饭!

    江羡假装没看到,敷着面膜,闭眼休息。

    没多会儿陈军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语气十分客气的说道,“江羡,咱们剧组今天聚会,你也过来吧,贺岁言也在,可热闹了!”

    “陈导我休息了。”

    “你可是女主角,不来不合适。”

    “……好,我来。”

    得到答复的陈军看向贺岁言,“她说一会就来。”

    “陈导辛苦了。”贺岁言给陈军敬酒,“她这个人性格有点硬,和圈子里其他艺人不一样,还劳烦陈导多多照顾。”

    这话说得十分有意境啊,陈军当下就把江羡和贺岁言这对cp给捆绑了!

    原来江羡背后的男人,是贺岁言啊。

    看来之前的那些绯闻,都是虚晃一枪。

    自家老板盛景淮那晚为江羡出头,估计也是看在贺岁言的面子上吧。

    江羡姗姗来迟,现场的人都叫着要她自罚三杯。

    贺岁言主动为江羡解围说,“她不能喝酒,我替她喝。”

    众人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贺大神都主动挡酒了,谁还敢为难江羡呢。

    ……

    贺岁言放出签约江羡传媒的狠话之后,大华娱乐又一次被狠狠打脸了。

    曹家菲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何月华的头上,这一次她只能被扫地出门了!

    不仅如此,曹家菲还把公司经营不善的问题都推在了何月华身上,还让法务部直接起诉了她。

    狗急了还跳墙呢,何月华心里一横,就把之前排到停车场的视频卖给了记者。

    新闻第二天就曝了出去,绯闻传得满天飞,还在剧组拍戏的江羡却不知情。

    到是沈烨把新闻第一时间发给贺岁言看了。

    贺岁言反复看了好几遍之后,吩咐沈烨去帮自己准备几套和视频里相似的衣服。  沈烨看了后表示有点难,他的解释是,“这个衣服是国外一个非常有名的私人订制品牌,且不说价格,就算有钱,也得提前预约才能买到,临时要准备很难。”

    “那就弄相似的,高度相似也行!”

    男人的西装看上去大致都是一样的,只不过细节不一样而已。

    视频本来就不是很清晰,也不会有很多人知道那是个私人订制的衣服。

    等到沈烨把衣服买来后,贺岁言就穿着着衣服去炸街了。

    专挑那种人多的地方,假装去喝咖啡,吃饭,看电影,总之能让人拍到就行。

    以贺岁言的名字和效应,视频里神秘男人的身份很快就被曝光了。

    原来贺岁言和江羡是真的!

    再回头去看贺岁言说的那些话,以及接受采访时的表情,就很容易判断了。

    虽然双方当事人都还没出来澄清,但绯闻已经铺天盖地了。

    作为一个每天都去自家老婆超话里签到的私生粉,乔忘栖自然是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这些信息。

    视频出来的时候,他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毕竟他很清楚那视频里的人就是自己。

    可贺岁言一系列的骚操作,让男人开始坐立难安起来。

    到不是对江羡不信任,他很相信江羡,但他不相信出了自己以外的其他男人。

    在开会频频走神之后,乔忘栖终于还是决定停下工作去剧组探班江羡。

    席年听到他吩咐这事儿的时候似乎一点都不意外。

    从刚刚乔爷开会时频频走神,他就心里有数了。

    乔忘栖到剧组的时候,剧组还没下戏。

    他不方便到现场去见江羡,就先去了她的房间,还叫席年买了一些江羡喜欢吃的水果和点心。

    等江羡到酒店的时候,看着满桌子的吃的,惊讶不已,“这是有田螺姑娘吗?”

    “为什么只能想到田螺姑娘,而不是我?”乔忘栖从房间里出来,出声提醒她。

    江羡一听到这声音,立马惊喜得看了过去,“你怎么来了!!”

    原本郁闷了一天的乔忘栖看到她这表情,就舒缓了不少。

    “忙完过来看看你。”他是不会说实话的。

    江羡心情大好,拉着乔忘栖一起吃东西。

    原本乔忘栖是有很多问题想问的,可看到她心情这么好,不想扫兴,便忍着没提。

    “今晚你回去吗?”江羡吃完饭后问他。

    “嗯。”

    “这么快就要回去了啊。”江羡明显不舍。

    乔忘栖以为她会挽留自己,却不想她又说道,“那好吧,我送送你。”

    男人心里一沉,便不再说话了。

    其实江羡根本就没想那么多,她是以为乔忘栖很忙,而且剧组这边的条件不好,住在这里人多眼杂的也不方便,所以才没有留他。

    因为时间已经很晚了,这会儿出去也不怕被拍什么的,江羡就亲自送他下楼。

    刚出电梯,乔忘栖就说道,“我手机忘了。”

    “那我上去拿。”江羡又上楼去,找到了乔忘栖的手机下楼去递给她。

    男人抿了抿唇,又说,“我外套也忘拿了。”

    “我去拿!”

    等外套拿下来,乔忘栖的脸色已经很不好了,“还有我手表,洗手的时候放在了洗漱台上。”

    “你到底落了多少东西啊?”江羡无奈的问道,“平时还老说我丢三落四的,自己不也是丢三落四的么?”

    她转身进电梯,打算上楼去拿手表的。

    电梯门快关上的时候,乔忘栖突然伸出手挡住了。

    江羡惊讶的看着他,有点不明所以。

    乔忘栖耳根子微微泛红,眼神不自在看着别处,声音更是无比别扭,“江小羡,你就不会挽留一下我么!?”

    江羡,“???”

    这怎么还怪上她了?

    男人黑着个脸进了电梯,重重的戳了一下关门的按钮,恨不得戳出一个洞来。

    等电梯门关上的时候,他才松了一口气,眼神看着前面的电梯门目不斜视的说道,“外面下雨了,路不好走,我今晚就留在这里吧!”

    “哦,好。”江羡强忍着笑意点了个头。

    鬼知道外面的月亮有多圆,还下雨呢!

    找借口的时候能看一看天气预报么?

    不过这男人,怎么那么可爱呢!

    江羡心里雀跃得要死,恨不得扑过去吧唧两口。

    但她忍住了,因为她发现自己越沉住气,这男人就越别扭。

    越别扭,就越可爱,心里忍不住起了捉弄他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