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老婆是花瓶,得宠着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人间理想乔忘栖
    在文允诺的心里,一直把乔忘栖当成自己崇拜的对象。

    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开始,这种崇拜就根深蒂固到了骨子里。

    在她的认知里,乔忘栖应该是高高在上的贵公子,是所有原京少女们的信仰。

    是人间理想。

    可现如今看到这一幕,她特别受打击。

    所以下意识的把问题全都怪罪在了江羡身上,认为是她玷污了自己的男神!

    她跟了一路也看了一路,更嫉妒了一路。

    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在乔忘栖落单的时候跑去找了他。

    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小插曲,乔忘栖保持着一贯的淡漠。

    文允诺近距离看着他这张脸,才觉得他还是从前的他。

    “乔爷,你什么时候来国的?”

    乔忘栖看了看不远处的公共洗手间,江羡才进去一会儿,去的时候让他在这里乖乖等她的。

    他也照做了。

    可他不知道会遇到搭讪的人。

    乔忘栖满脑子里想的都是,我家江小羡爱吃醋。

    一会她出来看到了,肯定是要生气的。

    到时候他又得费心思哄了。

    而且她不开心,自己也不会开心。

    所以脑子里立马有了很明确的判断,不理眼前这个人!

    文允诺见他都不正眼看自己,心里顿时十分失落,“乔爷,你来国,有去看过姐姐吗?”

    乔忘栖总觉得这人不识抬举。

    明明都没理她了,怎么还东扯西扯的?

    江小羡看到了肯定要跳脚的。

    所以他撇开文允诺往旁边走了两步,继续等待江羡。

    文允诺接连碰壁,脸色很不好。

    咬着唇委屈的看了看一脸冷漠的男人,眼眶有些酸涩。

    到底是自尊心受挫,没敢再贸然前去,扭头伤心的走了。

    乔忘栖这才回到原地继续等待,毕竟江小羡吩咐了,让他原地等待的。

    没多会儿江羡出来,见乔忘栖老老实实的等着自己,连姿势都非常的标准。

    在一群人高马大,金发碧眼的外国人群中,依旧夺目。

    她满心欢喜的过去,“怎么不找个椅子坐下来等?”

    “你让我在这里等的。”

    “那也可以找个椅子坐一下呀。”

    “好,那下次找个椅子做一下。”他将手里的热饮递给她,“喝点热饮暖一暖,脸都红了。”

    江羡咬着吸管喝了两口问乔忘栖,“你是不是没有陪女孩子逛过街?”

    “嗯。”乔忘栖诚实的点头。

    江羡哦了一声,脸上看似云淡风轻,心里还挺高兴的。

    我老公特别可爱,想亲。

    她吃得差不多了,逛得也差不多了,想回酒店懒着了,就跟乔忘栖一起坐车回酒店。

    不远处一辆原本在正常行驶的超跑,突然靠边违规停车。

    他丝毫不顾头顶的违章监控,往公路对面刚刚上车的人影看了又看。

    随后满脸疑惑的在内部网络群里问了一句,“羡姐来国了?为什么没人通知我?”

    不一会儿,那些常年潜水的人都被炸出来了。

    “震惊!羡姐居然来国了!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吗?”

    “她不是说要去混娱乐圈,证明自己可以不用靠才华,完全靠脸吃饭的吗?”

    “你确定是羡姐?没看错?”

    “不可能吧,她在国内被黑得很惨的,以她那死要面子的劲,肯定不会贸然来国。”

    “各位最近有没有注意一个叫全球最美面孔的榜单啊?羡姐上榜了!前五!牛逼不?”

    “我靠什么榜单居然让羡姐排第五?傻逼吧!我羡姐永远第一好吗?”

    看着群里的人东扯西扯,却始终没人给一个标准答案,估计也不清楚羡姐的行踪,男人无奈的收起手机开车离去。

    ……

    回酒店的时候,发现秦粤还在她房间里玩游戏。

    根据一旁还没动过的行李箱来看,这妮子已经玩了一天的游戏了。

    江羡不得不过去打断她,“沉迷游戏伤身,不知道吗?”

    “啊羡姐你快给我啊!关键时刻!我晋级赛呢!”秦粤激动的拿回手机,一看,差点哭了。

    她被杀了,屏幕都暗了下去,像极了她现在的心情。

    见秦粤哭丧着脸,江羡有些忍俊不禁,“天天就看你抱着个游戏玩,这么好玩啊?”

    “当然!这游戏可好玩了。”秦粤激动的道,“羡姐你要不要玩啊?”

    “我游戏玩得很烂的,不合适。”江羡直接拒绝。

    “好吧,那就不玩,玩游戏影响心情,我每次都会被队友给气炸。”

    游戏里的角色已经复活,秦粤又开始专注的打了起来。

    江羡给她开了个房,还叫了吃的。

    若是叫红姐看到,秦粤肯定是要被训的。

    到底她是助理,还是江羡是助理啊?

    反了天了。

    这一句游戏秦粤还是输了,眼泪巴巴的拖着行李箱回房间了。

    乔忘栖给江羡放了洗澡水叫她去泡,杰瑞打电话来约他去吃饭。

    不过被他拒绝了。

    没别的原因,他上赶着把工作处理好,为的不就是来陪江羡么?

    所以怎么可能去见杰瑞这个老男人!

    杰瑞丝毫不知自己被人当成了老男人,即使被拒绝,也兴匆匆的给他发消息,“我跟你说,我今天在江羡身上看到了惊喜!心情特别的好!让人开了一瓶珍藏好酒呢,你不来可亏了!”

    乔忘栖扫了一眼信息,没回。

    毕竟意料之中的事儿。

    杰瑞有巴拉巴拉了一堆,本来兴致勃勃的。

    结果乔忘栖愣是一句没回,高冷得像块千年寒冰。

    好吧,杰瑞知道乔忘栖的性子,也没强求,回头又找几个老哥们分享喜悦去了。

    而乔忘栖给席年发了个信息问,“准备得怎么样了?”

    席年效率的回,“一切顺利。”

    席年如实把工作汇报完毕后,又继续忙碌去了。

    毕竟这是事关乔爷的人生大事,决不能出任何的纰漏,所以得打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来。

    文允诺在乔忘栖那里受了委屈,就跑去找自己的姐姐苏同恩。

    她本名叫苏雅君,艺名文允诺,和苏同恩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

    苏同恩丝毫不意外她会有这个遭遇,毕竟这才是她所认识的乔忘栖。

    “姐,你到底要怎么除掉江羡啊?”文允诺迫不及待的问。

    “急什么?”苏同恩浅浅的喝了一口红酒,才慢悠悠的道,“男人嘛,对漂亮女人没抵抗力也很正常,等他新鲜劲过去了就好了。”

    文允诺没有她这么乐观,因为她亲眼所见乔忘栖为江羡所做的改变。

    他看江羡的眼神都不一样!

    “你还记得乔家老四吗?他当初不也为了一个小明星要死要活的,最后呢?落得个什么下场?”苏同恩轻笑两声,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后,才放下酒杯慢慢的靠在沙发里道,“再说了,你见过哪个男人为了女人,甘愿放弃滔天的荣华富贵的?”

    这话算是提醒了文允诺,“也是。”

    所以苏同恩很淡定的安慰她,“你现在的目的是要把江羡给压下去,不管用什么方式,别让她骑在你头上。”

    “好!”文允诺瞬间又有了斗志。

    苏同恩睨了睨眼,眼里闪过滚烫的欲望。

    ……

    对于这次好莱坞的面试,文允诺是信心十足的。

    毕竟自己有底蕴,肯定比江羡要稳得多。

    出发去影视公司的时候,她还刻意看了一下微博。

    关于江羡试镜好莱坞大片的新闻还在发酵着,不少人都在关注着这件事呢。

    虽然江羡传媒官博特地解释过,只是面试,可能会落选,提前给粉丝和关注这件事的人打个预防针。

    可还是抵不过大家的期待,好像江羡已经拿下这个角色一样。

    文允诺轻蔑的冷哼一声,一会她要好好看看江羡是怎么输的!

    江羡也准时到了影视公司。

    说来也奇怪,面试通知大可以用邮件或者电话的方式告知面试者。

    可这家影视公司非要艺人亲自过来拿结果,至于原因是什么,没人知道。

    到了那边之后众人才知道,还有一轮复试。

    这完全是突击式复试,让前来面试的艺人毫无准备,为的就是考验艺人们临场应变的能力。

    很多大片导演衡量演员的标准并不是外貌,或者是很刻意的演技。

    他们喜欢水到渠成的自然流淌,喜欢演员在突发环境里的真实反映。

    杰瑞尤其喜欢这种方式,所以江羡也不算很意外。

    根据目前的人数来看,已经被刷下好几个艺人了。

    能进入复试的,都是不错的。

    文允诺随后也到了。

    江羡看到她只好,突然很想收回刚才的话。

    能进入复试的,演技可能不错,但人品嘛……

    文允诺傲然的从江羡面前走了过去,曹家菲就不一样,她多看了一眼江羡。

    江羡今天是素颜,没有化妆。

    可状态很好,丝毫不输那些画着精致妆容的艺人。

    就这点,曹家菲很嫉妒。

    当初江羡进入大华娱乐的时候,她一眼就相中了江羡,硬是用了手段把她从曲红叶手中抢了过来。

    本来是想捧红她为自己挣钱的,还为她制定了一系列的上位手段。

    江羡也确实翻起了水花,眼看着就要成功的时候,局面突然就开始不受控制了。

    当初为了自保,她直接把江羡推入了火坑。

    可她没想到江羡居然有这样的造化,不仅把公司开的风生水起,还把大华娱乐打压得喘不过气来。

    而且人气高涨,发展势头势不可挡。

    这小半年的时间里,多少资源都被曲红叶给抢去了,曹家菲私底下欧得要死。

    垂死挣扎着找到了文允诺,想借此翻身。

    大概是曹家菲打量江羡的时间过于长了,惹得文允诺有些不满,“看什么?能不能认真点?”

    曹家菲赶紧回神去哄这位小公主,“这次没有剧本,你有把握吗?”

    “你这是不相信我?”文允诺不满的反问。

    “没有,我只是有些担心。”曹家菲赶紧解释,生怕她不高兴,会影响她一会的复试。

    文允诺白了她一眼,才拿着气垫慢慢给自己补妆,还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声,“该担心的可不是你,是那些没有底蕴的人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