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老婆是花瓶,得宠着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人间青草地需要浇浇水
    会议室里很安静,所有人都在看着江羡的表演。

    她闭着眼睛缓了一会儿,才起身往坐在正中间的人走了过去。

    那人正是杰瑞,她伸出两根手指,挑着眉说了一句,“哥们,有烟吗?来一根。”

    杰瑞慢吞吞的从外套里拿了一支烟递给她,江羡夹着烟往桌子上一坐,微微低着头往杰瑞凑了过去。

    男人领会,拿出打火机为她点了一根烟。

    江羡抽了一口,然后冲着杰瑞吐了一口烟圈。

    烟雾喷洒在杰瑞的脸上,呛得他咳嗽了两口,才挥开那些烟雾,噙着笑看她,浅蓝色的眼底都是惊艳。

    江羡在他认真看向自己的时候,才起身扭着腰往沙发走了去。

    身后响起一个掌声,是杰瑞在为她鼓掌。

    随后其他面试官也开始鼓掌,全都被江羡刚才的表演给惊喜到了。

    在千篇一律的比美中,江羡的特立独行反而让人觉得眼前一亮。

    她的表演非常自然,而且很有意境。

    这次拍摄的剧本保密功夫做得很足,每个人拿到的试镜片段都是不一样的。

    有的可能只有一句台词,有的完全是无实物表演,根本没有艺人能猜到她们所试镜的角色是个什么样的性格。

    江羡一开始也不知,不过她在等待面试的时候,听到其他几个艺人时不时的提了一句。

    她将这些得到的信息串联起来,很快就分析出试镜角色的性格。

    首先,她是个绝世美人。

    所有上流社会的人都会为她倾倒,这也是江羡接到试镜通知的主要原因之一。

    因为她入选了全球最美面孔排行前十,才被制片方看到了她的存在。

    而她拿到的那个片段名字叫放逐,应该是女主被美貌所困,受够了各界的有色眼光,开始了自我放逐。

    掌声渐熄,杰瑞问了她一个问题,“如果你遇到无法越过的挫败,你会怎么做?”

    这是个很深奥的问题,如果以面试者和被面试者的角度来看,他们都会给一个很励志正能量的回答。

    因为那是标准答案。

    就好像是制片方告诉你说,如果你没试镜成功你会怎么办一样。

    江羡微微蹙了一下眉,然后莞尔一笑,“我一直觉得世上无难事。”

    杰瑞等面试者听了之后,都有些失望,毕竟前面试镜的艺人都是这么说的。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但江羡却挑眉笑了笑,眼底一片明亮,“只要肯放弃。”

    这个答案让杰瑞眼前一亮,很期许的看着她,期待她接下来的话。

    江羡也看了看他,然后慢悠悠的道,“我是个喜欢在挫败中和自己和解的人,放弃本身就是一种选择。”

    ……

    “所以你就这么回答的?”红姐听到江羡对她面试时的描述,惊愕不已。

    这……估计是悬了!

    别人都是迎难而上,怎么到她这里就是该放弃时就放弃呢?

    哪个制片人会喜欢这么容易放弃的人呢?

    看红姐一脸被打击的样子,江羡忍不住失笑道,“但我没告诉他们,第一句话才是我的真理。”

    红姐不解,“第一句话是什么话?”

    “我一直觉得世上无难事。”

    红姐,“……”

    两人刚回到酒店,秦粤的飞机也到了。

    红姐早早的安排了车子去接她的,怕秦粤找不到位置,还让她拍个照看一看她在哪里。

    秦粤照做了,一段视频发到了红姐手上。

    “是这个门没错,司机马上就到了,你等一下。”红姐看完视频后给秦粤发了语音信息,视频播放到后半段了,红姐突然愣了一下诧异的说道,“这好像是乔先生?”

    原本还懒洋洋躺在沙发里休息的江羡突然听到熟悉的名字,立马坐起身来问,“什么乔先生?”

    红姐急忙把秦粤发来的视频拿去给江羡看,“你看,这是不是乔先生?我应该没看错才对。”

    江羡接过手机把视频重新点开来看,果然在里面看到了乔忘栖。

    她正惊讶呢,但随后眼眸一眯,拉回进度条重看了一遍。

    红姐见状好奇的问,“怎么了?是有什么问题吗?”

    江羡没有马上作答,而是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几遍之后,放下手机非常凝重的跟红姐说了一句,“我可能被绿了。”

    红姐,“???”

    她把手机还给红姐,起身就往卫生间走去。

    红姐拿着手机又仔细看了一下,发现视频里,一个身材曼妙的女人正笑盈盈的站在乔忘栖的面前。

    并在乔忘栖看到她只好,高兴的往他走了过去。

    在快靠近乔忘栖的时候,直接伸手抱住了他。

    红姐意识到情况不对,赶紧去找江羡。

    发现她正拿着水杯在接水,就急忙解释说,“可能是误会,可能是认错人了,我觉得乔先生不是那种人。”

    江羡不疾不徐的反驳,“他们两个要是不认识,我把手机吃了!”

    红姐,“……”

    这么狠?

    原本还想多劝两句的红姐,见江羡接了满满一杯自来水端出来放在茶几上,就好奇的问,“你接水做什么?”

    江羡抽了纸巾擦拭着手上的睡,轻飘飘的说了一句,“人间青草地需要浇浇水了。”

    红姐,“……”

    她默默为乔忘栖点了一根蜡烛。

    ……

    机场,乔忘栖还不知道自己被秦粤无意之间拍到了。

    一下飞机他就赶往提前约定好的停车点上车,却在这里碰到了一个许久未见的人。

    这个人,也就是秦粤视频里所拍到的那个女人。

    她叫苏同恩。

    也是乔十一的女神。

    见到乔忘栖的那一刻,苏同恩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思念,兴奋的扑进了乔忘栖的怀里。

    乔忘栖愣了一下,似乎有点没适应这突如其来的重逢。

    但随后他推开了苏同恩,俊脸微冷的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听十一说你今天到国,就特别来接机的。”苏同恩有些拘谨的解释道。

    乔忘栖心下顿时一片澄明。

    乔十一一直很崇拜苏同恩这件事,乔忘栖是知晓的。

    所以他会把自己行踪透露给苏同恩,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怪只怪自己防不胜防了。

    乔忘栖微微退了半步,看了看苏同恩,眼底的情绪有些难明,“谢谢,不过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九哥。”苏同恩突然叫住了他,声音有些微颤,“你还在生气吗?”

    乔忘栖急于去见江羡,不想与苏同恩有过多的纠缠,便没理会直接大步离开。

    留下苏同恩站在原地,心里有些发冷。

    他们已经有五年没见了,这五年里,她每天都在想念他,甚至无数次幻想他能出现在自己面前。

    哪怕是质问也好,生气也罢,说明他至少还是在乎自己的。

    可什么也没有。

    他好像忘记了苏同恩这个人,继续着自己的生活轨迹,创造一个又一个的商业奇迹。

    这些年来,她无时无刻的不在关注着他的动向。

    知道他一直是一个人,便满心欢喜的觉得他还没有忘记自己。

    甚至一直在期待着与他重逢的那一天,或许他们还能冰释前嫌的重新在一起。

    可这个幻想,在不久前被打破了。

    她在一起娱乐八卦里发现了蛛丝马迹,那个出现在江羡绯闻里的男人背影,不正是她日思夜想的人吗?

    所以她非常紧张的给乔忘栖打了个电话过去,却不想是一个女人接听的。

    那个时候她才开始慌乱,开始着急的想要回去查看情况。

    可她不能!

    她得遵守约定!

    一旦违反约定,那她这些年来所付出的就全都化为乌有了。

    在权衡了利弊之后,苏同恩把消息透露给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文允诺。

    因为她也是娱乐圈的人,更方便去接近江羡,打击江羡。

    可她没想到文允诺回输得那么惨……

    为了稳住局面,她把文允诺叫了回来,打算再想办法去打击江羡。

    这一次文允诺答应曹家菲去试镜,也是苏同恩的意思。

    可苏同恩没想到的是,乔忘栖回来国。

    自己来国五年,他都没来看过自己一眼。

    江羡过来试镜,他就跟过来了。

    这种对比,让苏同恩很伤心。

    心里隐隐有了危机感,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坐以待毙了,得做点什么才行。

    苏同恩目送着乔忘栖的车子离开,才拦了一辆车离开了机场。

    回去的路上她给文允诺打了电话了解试镜的情况。

    电话里,曹家菲非常自信的说文允诺的机会肯定比江羡要大,毕竟江羡没有作品,文允诺是有作品的。

    好莱坞的片子讲的就是实力,而不是拼美貌。

    这让苏同恩的心里好受了一点,说了一些鼓励的话之后,有意无意的跟文允诺透露了一个信息。

    乔忘栖来国了。

    文允诺听到这个消息果然有了反应,她急切的想知道乔忘栖的住处。

    苏同恩说不知。

    但文允诺很快就想到了一点,就让曹家菲给红姐打电话,方便套出红姐下榻的酒店。

    虽然曹家菲有些不解但也照做了。

    电话里,曹家菲说要找红姐谈一点事情。

    红姐一口回绝,“不好意思我很忙,没工夫跟你谈。”

    这可把曹家菲气得不轻,“曲红叶你得意个什么劲?这次江羡肯定会落选的,你有工夫在我这里摆谱还不如想想要怎么给江羡灭火吧,国内的媒体都把江羡吹上天了,到时候她要是没试镜成功,回去还不得叫人笑掉大牙啊?”

    她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红姐就气得牙痒痒,“你还好意思说?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在这背后搞小动作!”

    “你也知道怕了?”曹家菲得意起来。

    “怕什么?我还得谢谢你帮我们江羡宣传呢!拜你所赐,我家江羡的身价又翻了一番,羡慕吧?”

    曹家菲知道她是故意在刺激自己,但心里还是很不甘,就冷笑道,“别得意得太早,到时候我看你怎么收场!”

    “所以你打电话就是来听我骂你的?你可真闲!”

    “我是有事!”曹家菲急忙说道,“我来找你谈点事,地址给我。”

    “没空。”

    “你怕了?这么怂?”

    红姐挂了电话,直接甩了个地址给她。

    曹家菲一拿到地址就给文允诺说了,文允诺心里变有了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