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老婆是花瓶,得宠着 > 第一百零三章 不整不是人
    当晚,江羡因为状态不佳被留在剧组加班了。

    下戏回到家的时候已经累得不行,都没跟乔忘栖说两句话就睡着了。

    乔忘栖看这样子确定自己失败了,只能暗自消沉。

    于是第三天,他又约盛景淮和许荡喝酒!

    盛景淮当时就拒绝了,“我忙着呢,你找许荡吧,他有空!”

    被出卖的许荡,“???”

    没办法,许荡只能赴约,说了一些安慰的话,然后认真给乔忘栖提建议。

    “其实我觉得应该送点礼物什么的,女孩子都喜欢礼物的。”

    “送什么礼物?今天好像不是什么节日。”

    “随便找个什么节日理由不就好了?这还不好说!”

    乔忘栖想起今天是江羡电影杀青的日子,借着这个名头送礼物也挺好的。

    许荡忙拿出手机,把自己来的路上紧急补的课给他看。

    这可是他花费了不少时间在网上查的,不差钱的女生喜欢什么样的小礼物。

    票选第一名,是泡泡机!

    乔忘栖看着那五颜六色的泡泡机,俊脸止不住的抽了抽,“你确定送这个可以?”

    “当然!网上好多女孩收到泡泡机的视频,她们都很开心的样子。”许荡拍着胸脯跟他保证。

    乔忘栖明显不信。

    许荡就拿出实质性证据来说服他,“我敢肯定,你老婆肯定没有泡泡机!你送礼物自然是要送别出心裁的啊对吧?”

    这话说得不假,江羡不缺首饰不缺包包不缺物质上的任何东西。

    可像这种泡泡机,她身边还真没有。

    “送礼就要送得出其不意,才是惊喜!”

    他还翻出一个情侣拍的视频,男朋友送了女朋友泡泡机之后,他女朋友兴奋的抱住他一顿猛亲,非常高兴的样子。

    乔忘栖看得眼睛一亮。

    许荡趁机说服,“整一个吧!很有用的!”

    “整!必须得整!不整不是人!”

    乔忘栖跟他要了商品图片发给席年去找同款,而且注明今天就要。

    席年看到图片的时候,有点一言难尽。

    他不太懂乔爷的意思,更不懂乔爷这个骚操的用意是什么。

    难不成乔爷打算新开个玩具公司?

    席年跑遍了玩具市场,总算找到了同款的彩虹泡泡机,又马不停蹄的送到了御蓝湾。

    当他把泡泡机交给乔忘栖的时候,便郑重的问了一句,“乔是准备投资玩具厂吗?”

    “没有。”乔忘栖拿着泡泡机左看右看,然后按下按钮,一串串五颜六色的泡泡冲了出来,直冲席年面门。

    在他挥开这些泡泡的时候,就听乔忘栖说道,“我买来送江羡的,你说她会喜欢吗?”

    席年唇角狠狠的抽了抽……

    忽然间有些怀疑自家乔爷的智商怎么办?

    ……

    摇滚少女片场。

    这是江羡最后一场戏了,这场戏讲的是女主要勇闯大城市的时候,暗恋的学长来送行。

    两人之间有很多的依依不舍,可又碍于年龄的青涩谁也没有开口。

    只是在车子缓缓前行的时候,学长忽然追了上来,从包里拿了一个礼物递给她。

    渐渐地,学长追不上汽车停留在了过往的岁月里,和镜头一样逐渐模糊,直至看不见。

    而那个被她紧紧抱在怀中的礼物,成了这段过往所存在的最佳见证。

    在窗外飞逝的景色中,女主打开了那个盒子,是一个彩虹色的泡泡机。

    也是这个礼物贯穿了整个片子,因为女主的名字就叫泡泡,她也用这个做艺名出道的。

    摇摇晃晃的车窗成为了整部片子的最后一个镜头,当导演喊咔之后,江羡正式杀青。

    剧组工作人员送上了鲜花和蛋糕,庆祝江羡杀青。

    本来导演还准备了杀青宴,可下午的时候乔忘栖给她发过信息让她今天早点回家的,所以她婉拒了剧组工作人员的好意,并说晚上的吃喝玩全部由她报销。

    现场的工作人员一阵欢呼,江羡才跟洛星道别卸妆回家。

    晚上江羡刚回到家,就将乔忘栖一脸神秘的邀请她上楼去。

    她好奇的问,“是有什么事吗?”

    “我有礼物送给你,庆祝你电影杀青。”

    女人嘛,对礼物都是很期待的,更何况这礼物还是乔忘栖送的呢。

    她一扫疲惫,飞快的跟着他上楼,一边走一边猜测,“是什么礼物啊?首饰?包包?还是房子?”

    毕竟他是卖房子的嘛,江羡自然而然就想到那里去了。

    但这些猜测都被乔忘栖给否认了,“都不是,是一个能让你觉得惊喜的礼物!”

    能让自己觉得惊喜的礼物?

    那应该是很特别的礼物了,江羡也开始期待起来。

    乔忘栖把她带到了主卧,指着床上的一个粉色盒子说,“礼物就在里面,打开来看看。”

    那礼物的包装非常有少女感,还真不是乔忘栖的风格,看来是很用心在准备了。

    江羡便高兴的过去抱起盒子摇了摇,挺有分量的,会是她想的那个礼物吗?

    她迫不及待的打开盒子,当看到里面礼物的时候,怔愣了一下。

    此时的乔忘栖有些紧张,虽然一直在故作镇定。

    江羡突然就乐了,然后转身跑了两步抱住乔忘栖,“我很喜欢!”

    听到他这么说,乔忘栖莫名的松了口气,看来许荡的建议还是很有用的,是时候摘掉他那傻白甜的帽子了。

    从小到大,江羡收到过很多礼物,各式各样的,应有尽有。

    还真是第一次有人送她泡泡机这种童真的东西。

    当然,电影里的不算。

    可能是刚刚杀青电影,整个人的感情还没从故事里抽离。

    所以收到这个礼物的时候,会特别的触动吧!

    电影里,泡泡最终没能和曾经青春岁月里的白月光在一起。

    所有人都觉得遗憾,包括江羡自己。

    可这一刻,她忽然得到了满足。

    以江羡的名义,得到了真正的满足。

    她把这种满足称之为,幸福。

    外行的人可能不懂她们演员是一种什么性质上的职业,很多跟角色有共情的演员,拍完戏之后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从这个故事中抽离的。

    为什么男女艺人一起拍戏容易产生感情,其中一部分就是这样的原因。

    每日拍戏的朝夕相处,加上童话故事的美好向往,很容易让人陷入其中。

    好在江羡这部戏,讲的完全是励志的故事,唯一一点感情线还是在学校时候暗恋学长的那段青春岁月。

    江羡拿着这泡泡机玩个不停,连泡澡的是都要带到浴室去玩,险些冷落了门外的男人。

    不过乔忘栖不是那种会委屈自己的男人,取悦了她之后,就该她取悦自己了。

    没多会儿,男人也进了浴室。

    浴室里全都是泡泡,江羡玩得正不亦乐乎呢,一条长腿就跨入了浴缸。

    下一刻,她被男人抱在了怀里。  这应该是她们结婚后的第一次……鸳鸯浴!

    尽管他们已经做过最亲密的事了,但像这样的情况,她还是会害羞紧张,“你做什么呀……你先出去!”

    “你电影已经杀青了。”

    “……”

    这跟她电影杀没杀青有什么关系!

    不等江羡询问,乔忘栖就低下了头,在她白皙的脖颈上狠狠的啄了一口。

    这可是他觊觎了很久的大餐。

    江羡整个身子骤然一麻,便无力挣扎的靠在了他的怀里……

    接下的时间,是乔忘栖享用大餐的时间。

    浴室里的温度很高,江羡总觉得自己快要溺死在这片温柔网里。

    还没认识乔忘栖的时候,江羡对男女之事多半是从动作片或者洛星嘴里了解的。

    只是洛星只会嘴上说说,却没任何经验。

    动作片又显得油腻没啥看头。

    可和乔忘栖真正发生关系之后,她才知道原来这也是灵魂契合的其中一种。

    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叫嚣着舒服,这事儿,弄得尽兴,灵魂都是美滋滋的。

    乔忘栖又是个特别细心的人,将她从水里捞出来之后为她擦干水抱回被窝里安抚。

    见她还在颤,忍不住凑过去就着她脖子肩颈一通的亲,手在她背上温柔抚着。

    江羡的眼神仍有些失焦,表情跟是一片迷蒙,白嫩的脸蛋鲜艳的潮红着,樱花色的唇瓣被亲得有些红肿,微张着喘着粗气……

    完全是一副大战之后的激烈模样。

    这叫才刚刚吃饱喝足的男人,突然间又有了想法。

    他竟然还想来!

    江羡一看到他那眼神,急忙拉着被子撒娇,“我好累,我要睡觉!”

    “……反正明天不用工作。”

    “……”

    啊!

    禽兽!

    ……

    洛星是在江羡杀青后的第三天杀青的,她不是主演,名气也没多大,自然不会有主演的待遇。

    不过她并不在意这些形式上的东西,她结束完工作后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好好睡他妈的一觉!

    天知道这些日子为了拍戏,她都有多久没好好休息过了。

    一回到家她就踢掉高跟鞋开灯打算往沙发上一躺,可下一刻她却被吓到尖叫。

    因为她房间里多了个男人!

    第二次了!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这个男人怎么那么狗啊!

    洛星强忍着骂人的冲动问盛景淮,“就算我住的是公司安排的宿舍,你也不能这样随随便便的闯入我家吧?”

    盛景淮还真是好久没听到她这么骂自己了,听到这骂声,他居然觉得很舒爽。

    他懒洋洋的挑眉看向暴走的洛星问道,“电影杀青了?”

    “盛少,我只是景瑟的一个十八线女艺人,真不用劳烦你亲自过问工作的事!”洛星没好气的说道。

    “我这个人就是很有责任感,别说十八线女艺人了,就是三十六线的我也会关心关心的。”

    洛星忍不住想翻白眼。

    她知道盛景淮是故意的,所以才口不择言的道,“我看你关心的不是三十六线女艺人,是三十六d女艺人吧?”

    盛景淮的眼神嚣张的顺着她的脖子往下看去,看得洛星紧张的捂住胸口。

    他失声一笑,“三十六b我也可以。”

    洛星,“!!!”

    ————

    新婚夫妻没羞没臊的生活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