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老婆是花瓶,得宠着 > 第一百零二章 老婆么么哒
    乔元山退出集团之后,就搬到了这出僻静的庄园修养。

    乔家的人会时不时的来探望他,但大多是走过过场。

    但华瑶瑶不一样,她是真心来看望老爷子的,所以乔元山很是欢迎,还留她吃了饭。

    两人难免会聊起乔忘栖的事,“爸,小九去江海已经快半年了吧,怎么还没有回来的意思?”

    “他都那么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你管多了他还嫌烦呢。”

    “可是……”华瑶瑶欲言又止的。

    乔元山用膝盖想也能猜到她想表达的意思,就安慰她,“你可别操心了,小九是个有主见的人,他留在那边自然是有自己的用意,咱们做长辈的,关心也要有个度。”

    “我知道了。”华瑶瑶听取了他的建议,但也无奈感叹,“昨天大嫂送来了请柬,是小六和张家千金要订婚了,算起来小六也就比小九大一岁,这一转眼他都订婚了,所以我才想着,要不要给小九张罗一下人生大事。”

    乔家对儿媳妇的要求和标准都非常高,门第观念较重,乔忘栖那一辈里前几个结了婚的堂哥们,都是严格按照乔家所指定的要求来挑选的,很是费时。

    所以华瑶瑶才想着早点安排上,期望能早日找到合适的人选。

    乔元山听了这话却非常自信一笑,“这事儿你也不用操心了,小九心里有数呢。”

    华瑶瑶是个聪明人,一听老爷子这话里有话,立马问道,“爸,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难不成是小九他有中意的对象了?”

    “我可没说。”乔元山瞬间就否认了,毕竟乖孙叮嘱过,让他别乱说的。

    “希望是个能帮助到他的名门千金吧。”华瑶瑶也不好追问,只能这么嘀咕了一句。

    乔元山没接这话,怕说多了说漏嘴。

    在回去的路上,华瑶瑶就一直在细品老爷子这番话,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

    这让她有些坐不住,思忖着得抽空去江海看一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

    摇滚少女的拍摄接近尾声了,江羡的戏也拍得差不多了。

    到是洛星还得留到最后才能杀青,前几天洛星一直没来,江羡给她打电话,她说有点其他工作在忙。

    这两天回来后,江羡觉得她的状态有些不对。

    脸色有些惨白不说,整个人似乎都瘦了一圈。

    连导演都让洛星别再减肥了,再减肥就接不上戏了。

    所以江羡就让秦粤每次去外面买好吃的来给洛星补身子,洛星时常感叹有江羡这么个好闺蜜简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看她吃完就躺着懒洋洋的样子,江羡不得不多问了一句,“洛洛,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没有。”洛星一如既往的否认。

    这次江羡却没有被她糊弄过去,坚持追问,“我看你情绪不对,肯定是有事情瞒着我,你到是说啊!”

    洛星一抬头看她一脸你有事就说老娘给你撑腰的表情,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好吧,瞒不住了,那我从实招了吧。”

    她翻身坐了起来,郑重的给江羡说她瞒着她的事,“我接到一部很不错的戏!女一号,可我心里有点方,怕自己挑不起这个大梁。”

    江羡的确有些惊讶,“女一号的戏?什么戏?制作方是谁?靠谱吗?我跟你说啊,这个圈子里很乱,水·很深,你可别被骗了!”

    洛星被念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偏偏江羡还在那不停叮嘱,“还有!合同记得拿给我看!这里面很多坑的!你可别把自己卖了还帮着数钱!”

    “我有那么蠢吗?”洛溪无语凝噎。

    她适时的制止住江羡的碎碎念,“没你说的那么悬,是一部不错的戏,制作方也很靠谱,你问红姐就清楚了。”

    江羡这才稍稍安心,“看来你是真的要红了!”

    不知为何,洛星听到这话,心里闷闷的。

    如果江羡知道这部戏是她卖血换来的,估计当场爆炸吧。

    是的,那部戏是她卖血换来的。

    那日在医院,她被强行抽了两袋子血之后,盛景淮就给了她这个资源。

    其实怎么算都是血赚的,可她还是有些不喜欢这种方式。

    拿到戏之后,她一边告诉自己这是自己应得的,一边把盛景淮的电话微信全部拉黑了。

    像他这种无良老板,她可不想留着过年!

    为了安抚洛星,江羡给她建议道,“可以请表演老师来教你演戏,一对一的那种,我以前就上过这种课的。”

    那是江羡为了进娱乐圈演戏特别定制的课程,虽然她不是科班出身,但也是有学过表演的。

    洛星接受了这个建议,可下一句问的就是,“辅导费贵吗?贵了我可请不起!”

    “我以前的课还没上完呢,你直接去上就行,不花钱的,反正也不能退。”

    “那可以!类似这种好事,请记得想起我!江爸爸!”

    下午拍摄的戏份是江羡在学校的戏,她卸去了浓妆,穿着简单的校服,居然真有了种回到校园的感觉。

    拍戏的空档,秦粤拿着手机一路小跑过来递给江羡。

    看到手机屏幕上的名字她才走到角落去接起,“怎么啦?我在拍戏呢。”

    电话是乔忘栖打来的,一般他不会特别在她拍戏的时候打电话过来,除非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所以江羡才急切的接起询问。

    电话静默了好几秒,江羡还以为是信号问题,正想再次询问的时候,就听得那边急切的说了一句。

    “老,老婆,么,么么哒!”

    江羡,“???”

    不等她反应过来,电话迅速被切断了。

    留下江羡一脑门的问号,她刚刚是被……调戏了?

    所以乔忘栖在她工作的时候特别打了个电话过来,就为了说一句么么哒?

    疯了疯了……

    江羡觉得自己快摁不住胸口里那颗躁动不安的心脏了,面红耳赤的把手机还给了秦粤。

    秦粤还好奇的看着她问,“羡羡姐你的脸怎么红了?是太冷吗?”

    “没有。”她努力的掩饰过去,可下午拍摄的时候,却总是出现失误,全都是因为那通电话。

    而罪魁祸首乔忘栖,此时正在和盛景淮许荡喝酒。

    昨天请喝酒,今天又请喝酒。

    反常得根本不像是乔忘栖做出来的事情!

    两人来赴约的时候都在好奇,今天乔忘栖是不是又要买醉。

    结果到了包间之后,乔忘栖很郑重的向他们问了一个问题。

    “如何讨老婆欢心。”

    盛景淮当场就喷了,“你可是乔忘栖啊!哪怕你什么都不做,就杵在那儿,都能让无数女人前仆后继的!还需要你去讨女人欢心吗?你搞错了吧大哥!”

    傻白甜许荡附议的猛点头,“就是就是。”

    “她和其他女人不一样,她是江羡。”乔忘栖很认真的就诊他们的话。

    也就是说,因为是江羡,所以他才要付出行动去讨她欢心。

    盛景淮和许荡都觉得乔忘栖疯了!

    昨晚还是反常,今天就直接疯了。

    两人从他的眼底读到了认真二字,有些震撼。

    作为花花公子的盛景淮,是乔忘栖的重要取经对象。

    当问起他是怎么讨女人欢心的时候,他张口就来,“女人其实很好哄的,给她花钱就行,送包包啊首饰啊都行,贪心一点的送跑车房子,或者一张无上限的黑·卡。”

    “她不缺钱。”

    第一条建议被否定了,盛景淮又提出第二个方案,“不缺钱的女人也很好办啊,适当的陪伴,一顿烛光晚餐,甜言蜜语海誓山盟,也就是给对方精神上的满足就行。”

    乔忘栖怎么听怎么觉得不靠谱。

    许荡却对这些话深信不疑,“我觉得可行。”

    “你确定?”乔忘栖表示怀疑。

    许荡拍了拍盛景淮的肩说,“这话可是出自盛景淮之口!他交往过的女朋友,哪个不是对他一往情深,念念不忘的?绝对有用!”

    乔忘栖听了思忖半响说道,“我每天都陪着她,除了她上班的时候,还会给她做晚餐,但……甜言蜜语却很少说。”

    盛景淮一拍大腿,“这就是问题所在了!女人都喜欢听甜言蜜语的!肯定是因为你没说什么甜言蜜语。”

    “……”

    听上去还有道理的样子。

    乔忘栖喝了一杯酒之后,又问,“那甜言蜜语应该怎么说?”

    两人差点没笑死。

    临时情感导师盛景淮开始认真辅导起来,“一开始肯定不适合说很肉麻的话,会让女人觉得你很轻浮,得循序渐进,你跟江羡已经领证了,这就更好办了,适时的来个反差萌,就很容易撩动她的心。”

    “所以我到底应该怎么说?”

    “比如,跟她说一句么么哒。”

    乔忘栖,“……”

    说不出口!

    盛景淮还在鼓励他,“你就这样说,老婆,么么哒。”

    “……”还是说不出口。

    盛景淮看他一脸为难的样子,就提出建议,“这样吧,你把许荡当成是江羡,略带感情的复述一遍我教你的话。”

    乔忘栖看了看许荡,更加说不出口了。

    还是许荡聪明,在网上搜了江羡的照片放大到手机屏幕上对准了乔忘栖说,“这样总可以了吧!”

    是好了一点……

    但是,他还是觉得别扭。

    盛景淮和许荡就一直鼓励,还示范给他听,耐心的教导他。

    最后他终于别扭的说出了那句话。

    两人差点又要笑死了,不过他们不敢,只能憋在心里,只是憋得有些难受罢了。

    好在酒局结束了,他们各回各家,乔忘栖才在回家的路上,给江羡打了这个电话。

    因为他很肯定,面对江羡的时候,他说不出来那些话,所以才打电话给她说。

    但是……他说完就崩了,紧张得不等江羡反应就挂了电话。

    太难了。

    ——

    今天不在状态,就不更了,我调整调整,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