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从菜刀到邪神 > 第102章 优秀的情报官员
    “回太师大人,这次前线也有和统武堂管辖的江湖力量交手,但是和以往数年交战情况相比,这次统武堂派出的人不算多,之前想夺回宣城的时候,还有一位指挥使和两位统领出现,这次的横度山、小苍湖之战,反倒是都不见了踪影,至于镇国公府那边···听说艾无别半个月前离开京师了,但不知行往何处。”

    堂下,一名专门对大崇统武堂行动进行追踪的战场情报官员站了出来,向着“四眼仔李太师”汇报道。

    “这才是真正重要的事情,我早就说过,所有涉及统武堂和镇国公府的情报都要第一时间汇报,你为什么不早点说!”

    四眼仔李太师眼睛微微睁大,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油然而生。

    噗通——

    那名负责战场情报的官员吓得直接跪倒在地,连声哀求道“太师明鉴,统武堂倒行逆施,北朝的江湖人士早已对其不满,故卑职能凭借江湖渠道知道统武堂行动细节,但是镇国公府的地位超然于统武堂之上,那艾无别更是当今兵器谱上排名第二的绝世高手,属下实在追踪不到他的行踪,也不敢胡乱上报啊···”

    “那么为什么这次战役,统武堂派员大量减少,在宣城反攻战中出现过的指挥使和统领又去了何处,你可搞清楚了?”

    四眼仔李太师又追问道。

    “是,这个卑职搞清楚了!”

    负责战场情报的官员赶紧抬起头,大声的回答道“听闻前些日子,北朝出了一个犯禁的江湖武人,其人称凶刀割鹿李浩南,还自号为人不识李浩南,纵称英雄也枉然,此人先是在吴县灭了县令和城防将军满门,又在长歌城当街行凶,杀害了不少官军和一名统武堂官员和一名一品客卿,之后更屠灭了“太元门”满门,现在整个统武堂的紧要之事就是抓住此人···”

    “这样的武艺足以进入兵器谱排行了,但是老夫此前从未听说过此人···”

    四眼仔李太师皱了皱眉头,能够屠灭一整个门派的高手在江湖上都是屈指可数的存在,这样的武艺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数以十年的磨砺、对战,能够做到这一步的人,此前也绝不可能是无名之辈。

    “不对,纵然如此,但是统武堂在北朝经营了数十年,势力难以想象,想要镇压这样的高手,也没必要如此大动干戈,你一定还漏掉了什么重要的线索。”

    四眼仔李太师想了想,又开口说道,同时目光也透过镜片,死死盯住了那名情报官员。

    那名负责情报的官员顿时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哪还敢有什么隐瞒的心思,拼命的绞尽脑汁,把所有信息,甚至是一些捕风捉影、尚未确认的小道消息、猜想都统统吐露了出来

    “那个···那个,卑职听说这李浩南乃是统武堂秘密培育的高手,修炼的乃是之前魔教四大尊者的遗世神功玄武不动诀,手中的凶刀割鹿更是统武堂从武林至尊宝藏中取出的神兵,此人如今携重宝叛出统武堂,故统武堂上下才要先集中全力擒杀此人···”

    “统武堂每一位统领修炼的武学都不会弱于玄武不动诀,指挥使的实力更加深不可测,加之还有各派高手、朝廷大军辅助,根本不需要如此大费周章,如果说统武堂大都督艾无别都因此出京,简直是杀鸡用牛刀。”

    四眼仔李太师对这位情报官员口中的线索不置可否,同时脸上闪过一丝阴霾神色,冷冷说道“至于那凶刀割鹿出自武林至尊的宝藏云云,老夫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此乃无稽之谈!当年老夫和武林至尊也有过多番交手,未曾听说过此兵!”

    “老夫早就告诫过尔等,情报工作乃是重中之重,不知己知彼,如何取胜?你若是只能掌握这些情报,还是早日问罪辞官吧!”

    四眼仔李太师的声音愈发的严厉起来。

    李太师当年竟然和武林至尊交手过?而且还是多番?!

    帅帐中的那些南朝文武皆又瞪大了眼睛,看向帅位上的老者眼中多了不少敬畏,武林至尊的事迹早就传遍天下了,甚至大兴朝能成功揭竿而起、划江而治,也是吃了武林至尊横扫大崇的福利,听闻武林至尊下手狠辣、从不留情,这位“李太公”能与武林至尊多番交手,当真是神仙人物!

    “太师明鉴,卑职一直在全力监视统武堂和镇国公府的动静,那个、卑职还有一个重要线索,听说那李浩南乃是个不世出的武学奇才,在吴县屠灭县衙的时候,玄武不动诀只是小成,体重只有两、三百斤,但是半个月后在长歌城当街杀害统武堂官员、客卿时,玄武不动诀已经接近大成,听闻体重已达五、六百斤了,甚至达到了“刀劈不伤、箭射不穿”的境界,所以统武堂要扼杀威胁于襁褓···”

    那名情报官员在压力之下,搜肚刮肠,把自己认为真正无稽之谈的线索也给抛了出来——刚一说完,就感觉后悔了。

    果不其然,李太师的声音幽幽的传来了

    “你是说这个李浩南,只用了半个月时间,就把玄武不动诀从小成练至了大成?”

    情报官员跪倒在地,只感觉一滴滴冷汗开始从额头滴下,整个人开始哆嗦起来,自己真是说什么不好啊,不说玄武不动诀这样的顶级内功了,就算是江湖上最大街货的拳脚功法,想从小成练到大成,没有十年八年也难以做到。

    李太公治军最严,最忌手下人信口开河,特别是情报、军情方面,这一刻,这位情报官员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本来最多也就是一个“办事不力”的罪责,打不了丢官,如今要是被扣个“谎报军情”,那可是要丢脑袋的啊!

    “很好!这才是一个真正优秀的情报官员需要找到的线索!来人,给他记特等功一次,与这次的大捷一起送回朝廷去请功!”

    却见头发花白的李太公面色异常凝重,猛地站了起来,向着满堂的文武官员发出了赞誉。

    “啊?”

    正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情报官员,也一时有些发懵。

    ```

    想休息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