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的投资时代 > 556、投资人眼中的“极品”项目(二合一)
    “哈哈哈~”

    付绩勋大笑,“说得好,妹儿,就你这口才,还开啥火锅店啊,简直是埋没人才,都直接可以去当脱口秀演员了。”

    喻幼薇嗤笑一声,“别,我还是主营火锅店,偶尔兼职给顾客表演一下脱口秀吧。”

    付绩勋笑了笑,“我就是觉得你们家火锅店味道挺好的,不做成连锁,有点可惜。

    假如把店开到京城去,我平时馋了,也能过来解解馋。”

    喻幼薇挑了挑眉,“京城的房租,高得能吓死人,我们这小胳膊小腿的,还是算了吧,经不起那折腾。”

    夏景行觉得不应该啊,刚刚听这妹纸介绍,她们家火锅店成立于1988年,比小天鹅成立要晚六年,但比海底捞成立早六年。

    而那两家都是几十、几百家门店,唯独她们家就一家店。

    如果味道不行也就罢了,偏偏味道还很不错。

    经营了这么十八年,却一直没向外进行扩张,就守着这么一家小店?跟钱过不去?

    夏景行心中断定,要么是经营风格保守,要么就是没有进取心。

    付绩勋觉得这服务员小妹挺健谈的,于是就跟对方多聊了几句。

    “你们这家店,一天翻台率有多少?”

    “四到五吧,每天都有七八十桌客人。”

    “这么高的翻台率,我看这会儿人都没怎么坐满。”

    “你们来得太晚了,今天都接待两波客人了,而且一般晚上生意会更好一些。”

    “那你们日营业额有一万元吗?”

    “差不多吧。”

    ……

    夏景行在一旁安静聆听,没有插话,心中在快速分析有用的信息。

    他没经营过火锅店,很多情况都是一知半解。

    所谓投一行,爱一行,他打算摆正心态,好好学习一二。

    何永慧夫妻企图短期内把小天鹅送上市,而且死抱着加盟店这条财路不放。

    说实话,他基本已经放弃了跟对方合作的想法,因为实在带不动啊。

    跟海底捞合作,倒是一条明路,但张永似乎非常固执,能不能达成合作,还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如果这两家公司都否了,他不知道该找谁合作了。

    自己开店?

    他觉得太过于牵扯精力,而且他不敢保证自己能做好。

    这就好比面前有颗垂涎欲滴的果子,但吃不着,放弃又有点可惜。

    火锅店最打动他的地方就是,可以以很少量的资本启动项目,然后“以店养店”,最后给资本市场讲故事,打造出一个标志性投资案例。

    同服务员小妹聊了一会儿天,付绩勋也跟对方混熟了那么一丢丢。

    为了彻底打消掉对方的防备心理,方便了解到更多有用信息,付绩勋把手伸进西服内兜,掏出了一盒名片,取出一张。

    然后他站起来走了两步,把名片递到服务员小妹面前,“妹儿,我叫付绩勋,从事风险投资工作,这是我的名片。

    我们最近正在找寻火锅店项目,打算投资一家。

    我看你挺有想法的,不如坐下一起聊聊?大家可以一起交流一二。”

    喻幼薇接过付绩勋递来的名片,摩挲了几下,质感很不错的样子。

    再看名片上的内容,哟,还整得挺高级,中英文双语字体。

    “远景资本董事总经理”几个大字很是显眼。

    “哇塞,你还是总经理啊?”

    付绩勋纠正道“是董事总经理。”

    “我知道,董事兼总经理嘛!”

    付绩勋摊摊手,得,白解释了。

    “你们这远景资本,都投资过什么公司啊?”

    喻幼薇没听说过远景资本,也不了解风投公司的具体工作,但她并不傻,猜想肯定跟投资有关嘛,然后一针见血的问到了问题关键所在。

    说罢,她笑眯眯看着付绩勋。

    付绩勋知道对方可能还是有些不信任,于是就介绍起来“我们投资过的公司,那可就多了,有阿狸、企鹅、百度、土豆网、酷狗……”

    每报出一家企业名字,喻幼薇眼睛就亮一下。

    她平时也上网,自然听说过阿狸、企鹅、百度等公司的大名。

    “那个……qq不是企鹅旗下的吗?连这家公司,你们都有投资?”

    付绩勋点点头,“当然,我们持有企鹅百分之十几的股份。”

    见付绩勋一脸平淡,仿佛讲述一件无关紧要的事一般,这使得喻幼薇半信半疑,在她的认知里,企鹅那可是大公司,很多人都要使用qq。

    作为企鹅的股东,会跑到她们这种小店里吃饭?还跟她一个黄毛丫头聊天?有点不真实啊!

    就在喻幼薇内心各种怀疑的时候,付绩勋笑呵呵问道“妹儿,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喻幼薇。”

    女孩儿犹豫了一下,还是报出了自己的真实名字,只是没有说明具体是哪三个字。

    付绩勋也没详细去追问,继续道“好,那我就叫你喻小妹吧。”

    说罢,付绩勋坐回座位上,喻幼薇也停下手中的工作,从旁边拉过一张长凳,挨着夏景行三人坐下了。

    她不知道远景资本是个什么规模的公司,但既然是企鹅股东,那规模可能不会小到哪里去。

    观三人衣着、谈吐,应该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

    他们刚刚谈论的几十个亿的生意,难道是真的?

    喻幼薇现在很想去百度一下,可时机又不适合,只能按下心中的疑问,先听听这个“总经理”准备跟她聊什么。

    “喻小妹,这个店是你父母开的吗?”

    喻幼薇点了点头。

    聊了一会儿,付绩勋也把这家“渝幺妹儿”火锅的情况全弄明白了,有点令他惊讶的是,喻小妹不是什么普通服务员,居然毕业于渝州大学工商管理专业。

    “你都毕业半年了,为什么不去大企业工作,而是选择在这里工作呢?”

    付绩勋觉得这话容易被误解,又赶紧补充了一句“我不是说这工作不好啊,而是大多数人可能都会选择去大城市、大企业工作,你这选择挺令人惊讶的。”

    喻幼薇笑道“给自己家里打工,也没什么不好吧?等我以后把这家店经营大了,说不定就是下一个“何永慧”了。”

    听到这,付绩勋笑了笑,扭头看了夏景行一眼,后者点头,示意他继续问。

    夏景行现在也来了点兴趣,有点好奇这个伶牙俐齿的渝州妹儿为什么好好的大企业工作不要,跑来继承家业。

    付绩勋问道“没记错的话,你刚刚说过……不想开分店?”

    喻幼薇摇头,“我可没这么说,我其实想扩大经营,但却苦于没有资金,而且我父母也不支持我。”

    “为什么不支持你?”

    喻幼薇叹了口气,“他们性子偏保守,你看吧,我们这家店开了这么多年了,规模一直没变大。

    其实也不是没钱去扩大经营,只是钱都拿去买房子了,渝州的房子已经买了好几套了。

    要我说,当初就不该买房子,应该全部拿去开分店,说不定我们现在的规模还要超过小天鹅一截。”

    谈论起父母的选择,喻幼薇一脸的不解。

    夏景行在一旁微笑,果然和自己猜想的差不多。

    川渝地区这种拥有二三十年历史的餐饮店不少,很多生意都很火爆,但就是不愿意去开分店。

    甚至更过分的,有老板只做半天生意,还有卖烤鸭的,每天只卖一百只,卖完就收工打麻将,谁来劝都没有用。

    非常懂得享受生活,或者叫佛系。

    “喻小妹,我听你这口气,如果家里由你来当家,这火锅店的发展,岂不是要彻底起飞?”

    喻幼薇朝付绩勋笑了笑,“不说起飞,开几家分店,每家生意都不比总店差,还是有这个底气的。”

    看着毫不谦虚,浑身充满着自信的女孩儿,付绩勋咧嘴一笑,“你不是要超过小天鹅吗?几家分店你就满足了?”

    “怎么可能?”

    喻幼薇猛摇头,解释起来“我现在正在存钱,要不了多久,我的专属火锅店就要开起来了。”

    “专属火锅店?这什么意思?”

    “就是脱离我父母,独自闯荡,去开创属于我自己的事业。”

    付绩勋笑呵呵问“这么有底气,不怕创业失败?”

    “创业有风险,谁也不可能保证百分之百成功!”

    喻幼薇微笑,露出八颗白牙,又比起一个“八”的手势,“但我至少有八成把握。”

    “那也不低了,你能告诉我,你的这些把握从何而来呢?”

    喻幼薇笑着说“我五岁的时候,家里就开了这家火锅店,耳濡目染了十八年,对这行绝不陌生。

    另外,我大学学的就是工商管理,也了解一些现代商业管理模式。

    在我看来,现在市面上所有火锅店,有一个算一个,管理都太粗犷、太低级了。”

    “哦,那什么叫精细和高级?”

    喻幼薇开始阐述,“最简单一点,连锁火锅店的服务员,就跟散兵游勇一样,流动性巨大,也不具备高职业素质。”

    “火锅店的服务员,要那么高素质干嘛?不可能都像你一样吧,全是985的大学生。”

    喻幼薇非常开得起玩笑,被付绩勋调侃了,也不生气,她笑着说“你看看现在的连锁餐饮,几百、几千名员工,可管理却跟我这家小店差不多,我称之为“散养式”。”

    “低门槛、低工资,就决定了这些服务员不可能具备高职业素质。”

    付绩勋又道“你的意思我明白,想通过高效的管理方式,提升员工职业素质,再把这种素质转化到服务中去?”

    喻幼薇眉开眼笑道,“对对对,你说得太对了,我就是这个意思。

    现在的火锅店,个个比拼的都是口味。

    我偏偏要另辟蹊径,从服务下手。

    你看看那些高档西餐厅,味道且不论,那服务、礼仪多好。”

    付绩勋皱眉,“那你想做高端火锅?”

    喻幼薇摇头,“高端的做不大,而且火锅天然就跟高端不沾边。

    你不可能拿火锅涮松露、涮鱼子酱、涮鹅肝吧?

    我的想法是中端价格,搭配高端服务,让消费者产生一种“赚了”的想法。

    现在国内经济发展越来越好,中产阶级是个很大的消费群体,我打算就做这群人的生意。

    这个生意做大了,肯定比做什么高端火锅店要强。”

    说到这,喻幼薇眼中闪过一抹狡黠,“付总,你们远景资本不是想要投资火锅店吗?我觉得你们不妨投资我试试。

    我这个创业想法其实也不差的,从读大学就开始计划,然后一点点的去完善。

    我还有个创业计划书,你们要是感兴趣,可以拿出来给你们看看。”

    喻幼薇也不知面前三人的真实情况,但她这人,有机会就不愿意错过。

    而且在她看来,假如不成,也没什么损失。

    付绩勋微笑不语,看向夏景行,后者轻轻摇头。

    投资是项严谨的工作,哪可能拍脑袋乱投,随便出来吃一家火锅,就投一家公司,那还像话吗?

    何况,这妹纸的年龄太小,真正的公司操盘经验也太欠缺了。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一家店铺都没有,等于从零开始。

    夏景行不希望从头做起,因为那样太困难了。

    他理想中的标的,最好有十家以上的直营门店,品牌立足了一定时间,创始人有一定的行业经验、公司管理运营经验沉淀。

    这个喻小妹在他们面前侃侃而谈,分析问题头头是道,但真的上手经营,还不知道搞出什么问题来。

    不过,对方的创业想法还挺有意思的,这一点要承认。

    并且对方抓住了几个要点,只是还没摸索出一套系统的打法。

    喻幼薇注意到付绩勋目光看向夏景行,心中猜测这个年轻人恐怕才是真正的大boss。

    与夏景行觉得人家年纪太小,不堪大用一样,喻幼薇原本也觉得夏景行是个小跟班。

    不过刚刚听付绩勋叫这个年轻人“夏总”,仔细回想一下,当时付绩勋态度还挺恭敬的,难道这才是真正的大老板?

    这时,厨房里走出一个穿着厨师大褂的风韵犹存的中年大妈,隔得老远喊了一嗓子“薇薇,你坐哪儿干嘛?人家顾客要结账了,喊了半天,都没人理会,赶紧过来。”

    “来了来了~”

    喻幼薇赶紧起身,跑向了收银台。

    人一走,付绩勋坐正身子,看向夏景行,微笑说“夏总,这姑娘我感觉还不错,像个做事的人。”

    夏景行也不掩饰自己的喜好,把自己的观点,完完本本的给付绩勋分享了一遍。

    听完,付绩勋抿着唇沉默了几秒,叹了口气,说道“也对,没个十家以上的分店,跟餐饮连锁品牌都不沾边。

    现在投资,都不叫风险投资了,而是搭伙开火锅店。

    投资金额不大,但风险不小。

    相比这些,最怕的还是做不大。

    假如投资个几百万,每年火锅店给我们分红个几十万,那也是风投圈蝎子粑粑独一份了。

    传出去,也确实挺尴尬的。”

    夏景行淡笑,他倒不担心丢人,而是觉得成事概率太低。

    要说丢人,自然要属“豆瓣”这个神坑了,成立十几年不上市,偏偏名气还不小,时不时还“回光返照”一下。

    就在投资人以为要超神一把的时候,又躺下去了。

    这谁遭得住啊?

    被豆瓣气的两头冒烟的挚信资本投资人曾放话以后打死不投豆瓣、雕刻时光这样的项目。死又死不掉,上也上不去,你说他们两句吧,这些文艺中年ceo还和你各种不高兴。

    这种也是被深度套牢的韭菜,既无奈,又心酸。

    夏景行甩了甩头,驱散了念头,如果摊自己头上了,怕是也受不了这种极品。

    火锅店如果做不大,可能表现还不如豆瓣呢。

    又坐了一会儿后,张晨光跑去收银台把单给买了,酒足饭饱的三人结伴离开了火锅店。

    三人买完单就走了,投资彻底没了下文,喻幼薇也没太在意。

    因为到现在,她都还有些质疑三人的真实身份,总觉得不像是什么大老板,搞不好人家是逗自己玩。

    再看了眼手中的名片,她准备扔进脚下的垃圾桶。

    可手刚一伸出,又给缩了回去。

    哎,算了,也不费什么事,晚上回家再上网查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