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86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与我的江湖酒馆 > 第340章 江不驯
    滴答。

    血流到地上。

    从那庭院之处,每隔一步便是血滴落地之处,顺着这星星血迹一直延展到那江府门口。

    “哗啦。”

    风吹树响,那棵光秃秃的树上,最后一片枯叶也落了下来。

    落叶飘落,落在了那庭院的石桌之上,长剑一旁。

    江和端起了酒杯,抿了一口,却是沉默着。

    无常,已经离开了。

    张铭的目光所向,穿过那宅院之中,到那江府门前,就在刚才他看着无常离开了这里。

    张铭默默摇头,起身走到了庭院里,坐在了江和的对面。

    沉默片刻,张铭才开口说道“你伤了他,他却敬你。”

    江和有些恼火,挑眉道“是他自己的选的,我也不需要他敬。”

    江和的脾气有些古怪,和什么说话便是什么态度,有时候和煦待人,有时候又张口闭口就是老子一副鲁莽模样。

    张铭侧目,看向了地上的一块血腥之物,说道“你们这规矩不人道。”

    “不敬长辈,以下犯上,你觉得不人道?”

    “倒也是。”

    张铭听江和这么一说反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了。

    说罢,张铭又看向了那地上之物。

    那血腥之物,是无常留下的。

    一根断指。

    无常甚至都没有犹豫多久,拔出了桌上的长剑,当着江和的面就斩了。

    那时江和甚至都没反应过来,转眼便见那小指落下。

    江和也只是说些气话,谁知无常真就做了。

    “他敬你。”张铭又重复了一声。

    江和闭上了眼,显然是有些后悔,摇头叹道“我知道,你不用提醒我。”

    正是因为无常对江和的尊敬,所以他才会一个人来江府。

    无常本就是修习掌法指法的,那双手对他来说到底有多重要可想而知。

    而当江和气化要无常赔礼道歉的时候,无常却只是犹豫了一下,拔剑便削去了小指。

    这不单是魄力,更是对江和的尊重。

    “不过,断了念想也好。”江和说出此话,心里似乎也放下了什么。

    桌上,那柄出窍的长剑剑身上还沾着鲜血,血是无常的血,那柄剑是江和的剑,江和看了一眼便挪开了目光。

    “你越是这样说,我越好奇你到底是什么人。”张铭望着他。

    江和却显得很平静,说道“他不是告诉你了吗。”

    他侧目看向张铭,张铭同样也望着他。

    “江不驯,桀骜不训的不驯。”

    ………

    江不驯,人如其名,桀骜不驯。

    而在江湖上却没有多少人知道江不驯这个名字。

    多年以前,江湖中冒出了一个无名剑客,为的是在这天下间找一柄剑,无名剑客的剑断了。

    剑山每三年一次大比,而那无名剑客却是错过了。

    他只有等,再等三年。

    他走遍了这个天下,也曾去过燕山,见过那把绝世的剑,可却不是他想要的。

    自始至终,无名剑客都只是想找一柄剑罢了。

    而一切的因果都由此开始。

    这江湖除了少年意气,除此之外便是儿女情长,就算是无名剑客也有动情的时候。

    那是个落魄女子,寻常的不能再寻常。

    只是因为耳旁的几句唠叨,无名剑客忘了自己是谁,又是要作何。

    无名剑客觉得美的地方都会带着她去一遍,为博红颜一笑,他又走了一便来时的路。

    然而,他却沉迷在了这俗世烟尘之中。

    忘了自己是谁,又是从何而来。

    因为他的身份,他注定不能平凡在这世间。

    那一年,江湖升起事端,正邪不两立,事情变的一发不可收拾,而无名剑客也无法避免的卷入了这场事端之中。

    而在那时,无名剑客身旁的女子却已怀有身孕。

    也是在那段时间之中剑客奔赴江湖,不在她的身边,他亦没能想到在这期间出了事端。

    待无名剑客回来之后,他见到了才出生的女儿。

    但却再没见到那心爱的女子。

    接生的稳婆告诉他,他心爱的人死于难产,那时口中一直念叨着他的名字。

    江不驯,江不驯……

    从此往后,剑客便一蹶不振,整日郁郁寡欢。

    每当他见到女子的时候便会心中一痛,剑客抱着怀中的女儿,决心要结束这一切。

    三年时间他等到了,在那剑山之巅,他取下了那柄苦寻多久的长剑,也断了所有的念想。

    望着怀中的女儿,他决心要回去了结一切。

    往后做一个平凡的人。

    在那山巅之上,他问那人。

    “以后老子要隐姓埋名,那就要换一个名,你说叫什么名好?”

    那人沉默了问道“你真要走?”

    无名剑客没有说话,只是等着他回答。

    那人见无名剑客去意已决,只能叹了口气,答了一个字“‘和’字吧。”

    从那往后,这世间便少了一位绝世剑客。

    而在徐州地界,却是多出了一位富商,唤名江和。

    而当初给出这个‘和’字的人,便是那天下会门主——问天刑。

    江不驯,桀骜不驯的不驯。

    江和,和煦的和。

    …………

    无常断了一指,绝了当年情分。

    “这双手又有何用。”

    对于这断去的小指,无常并无半点心痛,他仍旧记得当年的选择,就算是现在也没有变。

    曾经,有两个人站在面前,让他选择。

    一位是剑客,一位则是拳师。

    剑客一剑斩开了巨树,一分为二。

    拳师一拳便震碎了眼前的巨树,满地碎渣。

    不管是如何看,都是拳是更加厉害。

    “你自己选,你要学什么?”

    当问起他时,他目光却是死死的盯着那剑客手中的剑。

    “我要学这个。”

    他指着的却不是剑客本人,是那剑客手中的剑。

    那剑客却是有些不愿意,教了约莫三日之后,剑客便告诉他说道“出去办事,待我回来之后再教你。”

    剑客走了,无常坐在山崖之上日复一日的等着。

    等待剑客归来,教他剑。

    如今回想起来,他也不记得当初等了多久,他只知道黎明的太阳还有天黑之际的落日。

    无常什么都没等到。

    剑客离开之后便从未再回来过。

    而他,也转修了拳法。

    而当初用作练习的那柄铁剑也早已生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