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 > 第七百零六章 分头行动
    一踏上阶梯,吴百岁便感觉自己好似踏入了火狱中一般,一股炙热的气息迎面扑来,萦绕在他周身,让他浑身毛孔,都热得大开,他脚下的阶梯,就如岩浆一般,灼烫得厉害。吴百岁整个人从脚到头,从外到内,都是燥热无比,他仿佛已被热气钻心,难受至极。

    付叶尘的实力,远不如吴百岁。他更难忍受这噬心的炽热,每踏上一步,他的眉头,就皱紧一分。

    ot看来,这通天塔,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来的。ot付叶尘咬着牙,一边上阶梯,一边吃力地说着。

    吴百岁神色凝重,深深道ot这里被人布了阵法,这阵法非同一般,而且很有可能不止一个,想要破解的话,估计要花费不少时间,时间太紧迫,我们只能忍忍了,你要实在受不了的话,就别上去了,反正通天塔就在上面,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ot

    从看到这阶梯的第一眼起,吴百岁就感受到了这里有阵法的气息,而且这阵法不仅能让人仿佛置身于烈火之中。更是让人浑身使不上劲,无论你想使用什么修为秘法,都使不出来。

    但是,他们之前黑夜出发,一路跋涉,到现在天已亮,时间已经来到了第二天清晨,新王上任大会明天就要举行了,吴百岁势必要赶在新王上任大会之前,救出明月大帝等人。

    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只能争分夺秒,加快上行,至于付叶尘,吴百岁并不强求他跟着。

    付叶尘才在阶梯上走了几步。就已经是满身大汗,听到吴百岁这么说,他却是摇了摇头,坚定道ot不行,再怎么样也得上去看看,被一个阶梯吓得临阵脱逃,这不符合我的风格。ot

    见付叶尘依旧坚持,吴百岁也不再多说什么,他继续迈步,一级一级登上阶梯。

    付叶尘竭力跟上。

    时间,缓慢流淌,在吴百岁和付叶尘的艰难攀登下,二人终于是走过了大半阶梯。

    付叶尘的神色,越来越难看,他的脸上甚至冒出了极其狰狞的青筋,整个人也是大汗淋漓,皮肤上都冒起了白烟,他几乎到了承受的极限。

    吴百岁情况稍好,他虽然浑身难受,但还能抗住这阵法的炙烤,他没有一步迟疑,始终坚定往上走着。

    不知过去多久,吴百岁离得通天塔越来越近了,他甚至已经看到,一座巨大的塔形建筑,若隐若现地屹立在了他的面前。

    而付叶尘,也在吴百岁的身后,强忍着全身的疼痛。艰难地拾级而上,尽力跟上吴百岁的步伐。

    终于,在吴百岁的坚持不懈下,他走完了最后一级阶梯,来到了通天塔前,站定于此。

    通天塔形如春笋,瘦削挺拔,塔顶由绿色琉璃瓦镶边,塔身由米黄色的砖和灰白色的大理石砌成,上面雕有门窗图案,整个塔体挺拔高大、古朴雄浑,塔身之上雕刻着上万个精致的佛像,各个佛像姿态不同,但都栩栩如生,处处都彰显着一种神圣的气息,别具一格。

    尖塔挺立在重重的云雾里,似有若无,时隐时现,宛若擎天巨柱,直插云霄,其形雄伟巍峨,其势庄严磅礴。

    吴百岁站在塔脚,举目仰望,他没有一丝脱离阶梯的畅快之感,相反,他的眼神,在这一刻,变得更加冰冷了。

    仅仅是站在塔外,吴百岁都很清晰地感受到,塔内有一股非同寻常的气息,那气息,邪恶且强悍。

    不一会儿,付叶尘也跟了上来,他站在了塔前,与吴百岁并肩而立。随即,他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气,沉声开口道ot这里,安静得有些不对劲。ot

    从他们踏上阶梯,到站在塔前,这一路走来,虽然行动艰难。但却没有任何人为阻碍,通天塔自始至终都是毫无动静,塔前不仅没有看门的护卫,甚至连这通天塔的大门,都是敞开的,这样的情形,根本不符合一个主宰者居住地的防卫。特别是。这敞开的大门,看起来就像是专门为了等待吴百岁的到来一样。

    吴百岁面色凝重,冷冷道ot再不对劲,我也要进去看看。ot

    说着,吴百岁直接迈开步伐,朝着通天塔内走去。

    见状,付叶尘也毫不犹豫,快步跟了上去。

    进入通天塔之内,吴百岁和付叶尘便沿着一条通明大路,走到了一处巨大庭院,庭院两边,是两条又长又深的水池,水池内的水,深绿发黑,还隐隐地冒着白烟,空气之中,散发着一股刺鼻的腐烂味。

    吴百岁和付叶尘同时看向了那散发着恶臭味的水,他们的眉头,都不禁皱了起来,但,他们脚步未停。他们一边观察四周,一边沿着这条路,不断地往前走。

    一路向前,他们仍是没有遇到一个人,仿佛这就是一个空壳一样,但,塔内的每一处。却又充斥着诡异阴森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穿过了庭院,走过了通明大路,他们来到了一处幽闭黑暗的地方。

    一到这,两人不由自主止了步,站在这一片黑暗之中,吴百岁和付叶尘神色皆是深沉,他们目露精光,扫视着黑暗的四周。

    ot你不觉得这地方,有些奇怪吗?ot付叶尘对着吴百岁,轻声开口道。

    吴百岁满面复杂地点了点头,沉声道ot确实奇怪。ot

    话音刚落,他们的前方,突然有两个圆形拱门。从地上缓缓浮现了出来,这两座拱门,一黑一白,对比鲜明,怪异无比,白的那个如白玉打造,黑的那个阴气森森。二者仿佛就是天堂与地狱的象征。

    两个圆形拱门的后方,却是一片混沌虚无,宛如湖水一般,深不可测。

    见状,吴百岁不假思索,立即放出神念探入其中。

    但,神念一进入到拱门,就好似是被格挡住了一般,察觉不到任何。

    ot空间门阵?ot感受到了这拱门的奇特之处,吴百岁收回神念,讶然开口,脸色也变得无比凝重。

    ot空间门阵是什么?ot付叶尘一脸不解地问道。

    吴百岁对阵法颇有研究,但付叶尘却没有,所以。对于吴百岁说出的空间门阵,他是一点概念没有。

    ot空间门阵,是一种非常罕见的强悍阵法,门后会通往何处,是生是死,都很难说。ot吴百岁满面幽深地看着前面两道圆形拱门,沉重地开口道。

    付叶尘听出了吴百岁语气里的忧虑。他也沉了脸色,担忧道ot那这两道拱门,我们该走哪一道?ot

    现在的情况很明显,两个空间阵门都是可以通过的,只是到底通往何处,却没人知道。黑白两道截然不同的圆形拱门,在他们二人面前形成了二选一的难题,一般情况下,大多数人都会倾向于白色,因为黑色,总给人一种诡异邪恶的感觉。

    不过,吴百岁肯定不会靠感觉下决定,他往前走了两步,深深道ot空间门阵虽然强悍,但阵法这一门道,万变不离其宗,我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条合适的路。ot

    说着,吴百岁走到了那两道拱门之前,专心研究了起来。

    付叶尘对阵法无能为力,他只能站在吴百岁身后,保持警惕。

    轰轰!

    忽然间,两股巨大的牵扯力,分别从那黑白两个空间门阵中,猛地传了出来,两座圆形拱门后面那犹如平静湖面般的表面,也出现了两个巨大的漩涡,呈现出漏斗的形状。牵扯力正是从这两个漩涡中传出来的。

    似乎,这两座拱门,是对吴百岁的研究有所感知,自主地产生了反应。

    那牵扯力之大,让吴百岁和付叶尘都陡然变色,甚至,他们的身体。都快要被那黑白两道门阵给吸过去了。

    两人竭力稳住自己的身体,抵抗着强大的牵扯力。

    ot这是怎么回事?你研究出来了我们该走哪一道门了吗?ot付叶尘艰难地稳住身,对着吴百岁吃力地开口,牵扯力太强,让付叶尘很难承受。

    吴百岁摇头道ot还没有,这空间门阵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大不少,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空间门阵已经被启动,我们撑不了多久就会被吸进去的。ot

    经过刚刚的一番研究,吴百岁非常肯定,这两道空间门阵,比他以往所见到过的任何一个阵法,都要强悍很多,现在,阵法已经启动了,他们二人,已然是别无选择。

    ot那怎么办?ot付叶尘皱紧了眉头,胆战心惊地开口。

    ot只能盲选了。ot吴百岁低喝一声,蓦然道ot我们分头行动,你进白门,我进黑门!ot

    情急之下,吴百岁主动选择了看起来更具危险气息的黑色拱门。

    ot好,那你小心。ot对于吴百岁的安排,付叶尘没有异议,一口答应。

    话音一落,他便迎着那白色阵门冲了过去,眨眼的功夫,付叶尘的身形便消失在白色阵门之中。

    与此同时,吴百岁的身形,主动朝着那黑色门阵飞跃了过去。

    下一瞬,吴百岁便被那黑色门阵给吞噬,再也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