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从猎人世界开始的猎人 > 第七百一十四章 高贵、优雅和神秘的魔术师
    “共情?”

    这个词瞬间让呆毛王回想起了过去的一些事情,比如说那句大名鼎鼎的“亚瑟王不懂人心”。

    “没错!如果一个人无法理解理解其他同类的悲伤、痛苦和快乐,那他就无法融入到群体中,成为被社会孤立的存在,而这种孤立往往都会以悲剧收场。尤其是君王,可以不懂治国,也可以不懂如何统帅军队,但唯独不能不懂人心。”艾伦若有所指的解释道。

    呆毛王似乎明白了什么,瞪大眼睛质问道“你也认为我不懂人心吗?”

    “你觉得自己懂吗?”艾伦面带微笑的反问。“告诉我,你知道那些圆桌骑士们为何追随你,又想要从你这里得到什么?如果你能说得出来,那我就承认你懂人心,并真诚的道歉。”

    “我……”

    呆毛王瞬间语塞,同时惊讶的发现自己真的不清楚圆桌骑士们为何追随自己,更不知道他们想要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

    看到这一幕,艾伦不由得轻轻摇了摇头,自顾自的继续说道“看!这就是身为君主的失败之处。

    确切的说,你、征服王伊斯坎达尔、还有英雄王吉尔伽美什分别代表三种最失败的君主。

    其中你是典型因为不理解,也无法满足臣民的需求,最终导致叛乱爆发而被推翻的王。

    而征服王伊斯坎达尔则是典型为了满足私欲,完全不在意整个国家会变成什么样子,更没有建立起完善的制度来实行统治。

    所以在他死后,看似庞大的帝国瞬间分崩离析,被手下最信任的将军们瓜分得一干二净,就连妻子和儿子最后都死于非命。

    身为帝王,难道还有比这更悲哀的事情吗?

    至于最后的英雄王吉尔伽美什,则是将自己凌驾于整个国家之上的暴君。

    在他的眼中,国家和臣民这种东西,就是为了自己而存在的。

    所以对外表现就是高高在上,认为自己无论做什么都理所当然,并且没有明确的善恶观。

    因为在他潜意识中,得到自己认可的就是善,而被自己否定的就是恶。

    但不管是追求永生也好,还是避免乌鲁克王国的灭亡也罢,英雄王吉尔伽美什都失败了。

    最终他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和在历史中扮演的角色,平静的走完人生中最后的旅程。”

    “原来我们都是失败者么……”

    呆毛王脸上露出了没落的表情,但很快又抬起头盯着艾伦的眼睛问“那你呢?你又是谁?”

    “我?”艾伦笑着摊了摊手。“我只是一介凡人,喜欢把那些自称神明和造物主的家伙从高高在上的地方拉下来,然后狠狠地踩上一脚。迄今为止,我已经干掉了好几个自称是神的家伙呢。”

    “弑神?!!!”爱丽丝菲尔敏锐的抓住了关键词。

    “呵呵,我建议你最好不要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去搜索那些神话传说中有过弑神经历的英雄或者怪物身上,不然最终只会得到大量毫无意义的信息碎片。好了,今天晚上的会面就到此为止吧,我的aster也到了该休息的时间。”

    说罢,艾伦抱起小樱骑上灵翼幼龙腾空而起,冲下方挥了挥手,然后扬长而去。

    看着龙消失在夜空之中,呆毛王不由得微微感叹道“这届的berserker真是不简单呢,居然完全感受不到一点疯狂的气息,反倒是如同贤者一般充满了智慧和独到的见解。”

    “是啊!而且从他刚才透露出来的信息,应该是一位拥有强大力量,并且弑杀过神明的英灵。”爱丽丝菲尔摸着下巴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不过很快,两人就再次回到车上,飞快回到位于山顶附近的家族城堡。

    ……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远坂家豪宅内,言峰绮礼也在向时臣汇报assass的最新发现。

    “老师,现在基本可以确定,berserker的御主就是您的小女儿樱。”

    “什么?樱才五岁!怎么可能有如此庞大魔力来维持一名从者的日常消耗!”时臣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甚至还不小心打翻了装红酒的高脚杯。

    “这是assass亲眼所见!而且她还释放了一种寒冰魔术,其威力远在您的火炎阵之上。如果忽略掉年龄和心智的话,她可能才是现在所有御主中最强的一个。另外,一直没有动静的caster也现身了,是英法百年战争时期的元帅吉尔·德·雷。”

    言峰绮礼一股脑将自己知道的情报全部说了出来。

    从眼睛里无意中流露出来的震惊不难发现,他此刻的内心也相当不平静。

    要知道魔术师这种特殊职业,不光是要看天赋,还要有名师指导,并进行长达数年乃至数十年的学习。

    时钟塔为什么能成为魔术协会三个部门中最强的一个?

    还不是因为垄断了魔术体系的教育权!

    更何况,各个家族真正的秘法根本不会轻易拿出来交给外人。

    “间桐家绝不可能有如此惊人的魔术,能让樱在短短一年之内就变得如此强大。”时臣在沉思了片刻之后,马上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毕竟冬木市御三家当初一起创立了圣杯战争,对彼此的实力和掌握的魔术都有相当的了解。

    如果对方真有这样的技术,早就在前三次圣杯战争的时候拿出来了,不可能拖到现在,而且还是用在一个过继的养女身上。

    “您的意思是……berserker让樱获得了强大的力量?”言峰绮礼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时臣略微点了点头“现在看来就只有这一种解释了。相信berserker那不同寻常的能力和属性你应该已经看到了,其他从者在一对一的战斗中几乎不可能对其造成什么威胁,哪怕是英雄王吉尔伽美什都吃了个大亏。所以……”

    就在他的话还没等说完的时候,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突然从城市中心传了过来。

    看着那栋被大火包围的高级酒店,言峰绮礼立刻抿起嘴角说道“卫宫切嗣那个家伙,果然还是动手了呢。不过连建筑物一起炸掉,真无法想象他是一个魔术师。不,应该说他擅长通过魔术师意想不到的方法来达成目的才对。”

    “哼!时钟塔十二君主可没那么容易被杀死。肯尼斯独创的魔术礼装——月灵髄液,真正意义上做到了攻防一体,就连我应付起来都需要格外小心。”

    时臣毫不掩饰自己对于这位竞争对手的赞赏。

    “卫宫切嗣和肯尼斯全面开战对我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或许,我们还可以趁乱搞点小动作。”言峰绮礼意味深长的建议道。

    “关于这一点,你自己决定就好。不过我倒是觉得,应该先解决掉caster。最近冬木市周边儿童失踪和遇害的数量正在急速攀升,再这样下去圣杯战争可能会暴露在普通人的视线之下。”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时臣语气中流露出强烈的厌恶与不满。

    与肯尼斯一样,他这种传统的魔术师世家,都坚持“圣杯战争必须在暗地里秘密进行”的原则。

    可看看现在!

    看看外面那栋刚刚被炸药彻底爆破,还在燃烧着熊熊烈焰的酒店大楼!

    这些外行的混蛋哪里有一丁点魔术师的高贵、优雅和神秘!

    简直就是一群粗俗不堪,只知道杀戮和破坏的雇佣兵!

    caster的御主更是离谱,居然是个纯粹的变态杀人狂,对圣杯本身连一点兴趣都没有,一天到晚光想着对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儿童下手。

    “明白了!我会去跟父亲说的。”言峰绮礼单手抚胸鞠了一躬。

    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开的刹那,突然停下脚步,头也不回的问“老师,樱那边难道不用尝试着去联系一下吗?只要她愿意站在您的这边,以berserker的实力,拿到圣杯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不!樱现在已经不是远坂的孩子了,而是在代表间桐家出战。作为父亲,我感到非常的骄傲。如果她真的能在这届圣杯战争中击败我,并且抵达根源,那么就算杀了我也无所谓。因为这就是魔术师的宿命啊!”

    说罢,时臣扶起酒杯往里边重新倒了一点红酒,然后举起杯子欣赏着外面美丽的月色,送到嘴边抿了一小口。

    ……

    而远在城市另外一边的废弃地下室内,“阳光少年”雨生龙之介正在用螺母以极其残忍的方式,将一个个小孩子钉死在柱子上,打算以此来创造新的、更酷的杀戮方式。

    正如艾伦说的那样,他没有任何共情能力,根本无法与正在遭受折磨的同类产生同情之类的情绪。

    不过还没等摆好造型,法国元帅便怒气冲冲的从外面走进来,一把将奄奄一息但尚未死去的小孩撕成碎片,咬牙切齿咒骂道“可恨的神!至今还死死束缚着贞德的灵魂!我们必须证明神威严的丧失,以及爱的虚无。无论如何残忍、暴虐,都不会得到神的惩罚。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做更多违背道德底线的事情,将亵渎神明的祭品堆积成山!”

    “您是想说,我们要放弃质量转而追求数量?”

    雨生龙之介不愧是变态杀人狂魔,一下子就理解了自家从者的想法。

    “正是如此!先把牢笼中的十一个人制造成祭品,然后再补充新的孩子。”

    说罢,法国元帅将沾满血浆和内脏的手伸向了那些蜷缩在角落里已经被吓傻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