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看守魔女们的典狱长 > 第四百零七章 预知梦
    坐在沙发上的客人——异端审判局上级审判官蕾贝卡从座位上起身,戴上帽子“应该就在那块片区,有了线报,我们很快就能锁定他们。”

    “还是你们效率高,在这座城市他们没有任何机会。”艾登笑道。

    “他们的战斗力……光靠骑警队不行,还是得由异端审判局来。”蕾贝卡缓缓说道,“起冲突的话,伤亡或许难以避免。”

    “做足准备,这是一帮军人,还是在市内。他们反抗的话也只能下死手,我们有这个权限……这事我也会帮忙的,我这里有些不错的人手。”艾登点头。

    “又要动用犯人?”

    “要说杀人她们可要比异端审判官专业得多。”艾登点头,“擒贼先擒王,想办法除掉他们的指挥官,剩下的人就是一盘散沙。”

    “有劳前辈了,告辞。”蕾贝卡说完就要离开。

    “我送你两步吧,你们先在这里等着。”艾登转向赛拉,“有个好消息,异端审判局已经抓到那些秘密警察的尾巴了,我们很快就会抓住他们。”

    说完艾登便送蕾贝卡出去了,完全没管赛拉脸上浮现出来的惊恐表情。

    这场景,这对话,和梦里几乎一模一样……莫非昨天的梦就是传说中的预知梦?

    那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也——

    赛拉猛地感到一阵恶寒。

    走廊上,艾登将蕾贝卡送出核心区,来到了狱警上下班走的出口附近。

    “真是麻烦你了,特意来报告调查进度……”艾登客气地说道,“还配合我演这么出好戏。”

    “小事,但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我们根本没有查到那帮人。”蕾贝卡转身问道。

    “当然没那么容易查到,那些秘密警察本事哪里是我们以前抓到通缉犯能比得了的?而且他们应该老早就在邻国有自己的谍报网了……”艾登耸了耸肩,“这么说就是为了给那个犯人听到的,为了推她一把。”

    这也是那个“造梦计划”的一部分,这部分是艾登想出来的。通过在现实当中演绎梦境,给赛拉造成足够的心理压力,加深她继续犹豫不决就可能错失一切的心理暗示的同时,逼迫她尽快做出抉择。

    从接触的感觉看来,赛拉这个人并没有什么心机和胆识。这种特质让她不敢踏出冒险的一步,也让艾登他们能轻易地吓唬到她。

    对付单纯的人就要用单纯的方法,这种欺世惑众的手法对她能有效果,剩下的问题就看她是不是真的像阿森娜说的那样烂泥扶不上墙了。

    “那犯人到底是?”蕾贝卡问。

    “暂时还不方便说,不过你大概也能猜到……事情结束以后应该很快就会公布的。”艾登抬手示意她不用深究下去,“我打算动用犯人帮忙这事倒是真的,帮我跟老头子说一下,有了先例,他应该没那么顽固了。”

    “他已经批准了,虽然暂时只是口头上,手续还在处理。来之前他就跟我说你肯定会提这个要求,就先让我带个回复给你。”蕾贝卡平静地说道。

    “老爷子还蛮懂我的。”艾登脸上笑笑,心里却突然有点没底。

    哈罗德局长竟然提前看出他有心参加针对这帮盖世太保的行动——明明这事并不是他的职责。

    老爷子显然是从他最近的参与的事件里头察觉到了什么。

    “他还让我带一句话。”蕾贝卡说到这里顿了顿,“他问你到底是准备做什么?”

    竟然就这么直接让人带话问过来了——艾登一时之间有点意外。

    “其实我们都注意到了。”蕾贝卡继续说了下去,“自打解决了丰穰母神教团的事之后,你就变得特别活跃了,这一年找上你和你跳进去的事件,可不比你以前工作时解决的少多少。前辈,你是在搞什么计划吗?”

    艾登沉默了,异端审判局的情报网还没有松到看不出他这一年的异常,哈罗德又不是老年痴呆,自然能看出点端倪来。

    不过这么直白地向他询问而不是悄悄调查,说明局里的诸位还是对他留有一定程度的信任的。不说哈罗德曾经想培养“艾登·加洛德”继任异端审判局的管理者,其他上级审判官和前任艾登基本有相互托付后背的过命交情。

    沉思了好一会儿,艾登开口“你记得吗?五年前,血月教团还有一个余孽,至今逍遥法外,我曾被他袭击过。我调查后发现这家伙在搞一个邪教仪式,这个仪式要杀一个仇人,而我就是他盯上的那个仇人,而他现在在做完成这个仪式的准备。”

    “你在追查他?”蕾贝卡一愣。

    “是的,毕竟……性命被人盯上了。”

    “那最近你参与的事情……”

    “其实和他关系不大,但也不能说没有关系,我在收集一些线索。我只能说我不会做违背良心的事情——你就这么转告老爷子好了。”艾登面不改色地说道。

    “追查五年前案子里漏掉的逃犯,这是异端审判局的工作,你没必要独自扛啊。”蕾贝卡小声说道。

    “你觉得我像是那种傻瓜吗?”艾登笑道。

    蕾贝卡想了想“倒也是,前辈你向来很冷静……”

    “有必要找人帮忙的事情,我不会一个蛮干。但首先,他暂时不在自治州活动。其次,这家伙太危险了,他掌握了一种比黑魔法更加可怕的力量,人数在他面前并没有多少意义,我不想增加不必要的伤亡……”艾登平静地说道,“至少现在,还没到局里能帮上忙的时候。”

    “什么更可怕的力量?”蕾贝卡有点不明白。

    “这事涉及到一些最高级别的机密,你就这样告诉老爷子,他应该会明白的。”艾登回道。

    蕾贝卡想了想,欲言又止,最后只给出一句“也就是说,前辈你已经有计划了?”

    “有。”艾登点头。

    “那好吧,你这么说了,我肯定相信你的判断和能力……”蕾贝卡有些无奈地笑笑,很干脆地放弃了刨根究底,“那有需要帮忙的时候——”

    “放心,我肯定会找到你们使劲使唤的。”艾登挥挥手。

    “最后这话我会原封不动地告诉局长的。”蕾贝卡微笑。

    “呃,还是别了,老爷子肯定要掀桌的。”艾登苦涩地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