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终极武力 > 第931章 磨刀石
    第九百三十八章磨刀石

    就在王越和苏明秋信步离开龙骧卫的这处秘密基地的时候,在通往这一处所在的路上,也已经开来了一辆黑色的轿车借着明亮的车灯掩映,还能看到里面除了司机之外的三个人

    而这三个人,两男一女,看起来年纪也都不算大,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虽然一个比一个年轻,但是从他们乘车时候的坐姿上看,却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从他们身上透露出来的那种不一样的味道迥异常人

    尤其是,那两个男的中的一个,独自坐在最后一排的座位上,大马金刀!身上穿着一件白衬衫,两只手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往下一垂,指尖就已经快碰到了脚踝,是那种典型的双手过膝人虽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高大的感觉,可他这双手却总让人感到一种难言的力量叫人忍不住看了一眼,又要再去看第二眼

    另外,这个人五官端正,皮肤光洁,就连脸上的毛孔似乎都比正常人小的多的多,乍一看上去便仿佛是用一整块玉石经过不断的打磨而成但又丝毫不显得冷硬,肤色白里透红,皮肉间隐隐像是还有丝丝的光润流转

    而此时,他正闭目养神,把眼皮微微垂下,只留一线缝隙,叫自己的眼光似露非露任凭车子如何的颠簸急行,他口鼻间的呼吸也丝丝缕缕,不受到半点的影响

    相比之下,剩下的一个男的,人虽比他高大了许多,生的也是更加的健壮魁梧,但整个人的身上却是明显少了几分的特别的气质只是这个人浑身的筋肉虬结,关节粗大,往座位上一座,就像是一头人形的棕熊,任谁是一眼看上去,都能在他的身上感到一种浓浓的危险进而本能的就想要退避三尺,不愿招惹

    就好像是一口已经出了鞘的刀,寒光闪闪,不管怎么看都是一把凶器早早的就让人提起了防范的心思

    至于,最后的那个女的,却和这人如同两个极端,不但生的极美,大眼睛,高鼻梁,肤若凝脂一般,而且身材小巧玲珑,眼神明亮柔和就算是平常不说话的时候,脸上也透出淡淡的笑意,一副性格极好,又很好说话的样子

    “阿朱,听说这一次你在这边碰上了一个练横练的高手,年纪不大,居然还让你吃了个亏?”

    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虽然已经很小心的把自己的声音压了下来,但仿佛一头人熊也似的那个年轻人一张口发出来的声音,却依旧是成功的压下了车子内外的轰鸣声让人不听都不行

    “哎,这种事消息总是传的这么快!”正在闭目养神的男子,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似乎是不想在这件事上多说,可片刻后却又睁开了眼睛叹了口气:“那人叫王越,年纪虽然比我还小,但是功夫的确是一等一的强。最近一段时间,在这边也是大出风头,手底下打死了不少的高手,是个狠人。上次我和他交手,虽然只是过了一招,可技不如人就是技不如人,这个我得认。只是他的功夫有点怪,说是横练吧,感觉又不太像,说不是吧却又没法解释他的身体强度为什么会那么强!”

    原来这三个人,也都是龙骧卫的人。说话的这个阿朱,当初和常真如一起还去拜访过苏明秋,只是因为当时说话口无遮拦,恶了王越,彼此间也没什么后续的交往,算是一次不欢而散的见面。

    不过,这个阿朱是国内龙门寺正经受过戒的和尚,与龙骧卫的关系密切,所以这一次来到日不落,他虽然在名义上也隶属于龙骧卫的编制,要听从常真如的指挥,可实际上他的地位却十分超然,常真如并不能像指挥其他手下一样直接命令他。颇有点儿听调不听宣的意思。

    而实际上,龙门寺家大业大,在国内武术界的地位更是超然,门下弟子不但数量庞大遍布各行各业,而且很多都是出身显贵,从军入伍,就连龙骧卫这种地方,都有不少他们的俗家弟子。就好比眼下和阿朱在一起的这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叫熊天罡,女的叫董婉柔,其实就是以龙门寺外门俗家的身份加入龙骧卫,并被派驻在海外的精锐干将。

    这一次,他们也是接到了常真如的命令,召集各方高手,才会从外地匆匆赶过来的。而作为龙门寺的武僧,阿朱显然和这两个人的关系不错,所以才会在这么晚的时候,特意驱车去把他们接了回来。

    “阿朱,你办事还是喜欢这么直来直去,不知道变通。要知道外面的世界,可和寺里面完全是两码事,你既然已经下了山,那就等于是一脚踏进了江湖,而江湖不只是打打杀杀,更多的其实还是人情世故。你听我一句劝,以后办事还是要婉转柔和一些的好,不然这龙骧卫里你肯定是待不舒服的。要不然,以你的在寺里的身份和地位,又怎么会被人随便找个借口就发配到了这鬼地方来?说到底还不是不会做人……。”

    说话的董婉柔,人虽长得小巧玲珑,一派江南美女的婉约之美,但说话时却一点儿都不和阿朱客气。不过她的这种不客气,倒也不是那种纯粹的指责,而是有如姐弟之间的直言不讳。就算是责备,也带着浓浓的关心。

    “婉柔,我这不是不知道变通,只是我比以前更加明白自己的心意罢了。咱们练功夫的人,最重要的就是明心见性,照见本心,若是一出了寺,就被迫改变了自己的心性,为了迎合他人,便处处掣肘,时间一长只怕连自己都做不成自己了,到时候可就不成样子了。”阿朱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对面的董婉柔,脸上的神色柔和,可眼神中却充满了坚定和不以为然“再说了,我现在龙骧卫也只是挂了个名而已,充其量算是个武术教头,也不求什么高官厚禄,只是听师傅的话在山下历练一段时间,开阔一下自身的眼界而已。既是如此,那自然更不必要看谁的脸色活着了。反正,到时候,等这边的事情一完,我就回国打算重回寺里了。相比之下,我也觉得寺里的日子更合我的心意。不过,在这之前,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是想和那个王越再过过手,他的功夫很霸道,刚中带柔,一出手我就知道这是个人物。如果能和他再多打几次,想必也能让我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了。”

    “阿朱这话说的在理!不过,话又说回来,人活一世,又哪能事事都随了自己的心意,就好像和你交手的这个王越一样,我听你刚才话里面的意思,似乎是准备打算把他当成你的一块磨刀石了?难道,这家伙真的像是传言中的那么厉害,连你都觉得真的不是他的对手?”

    身材高大的,几乎是把整个身子都蜷成了一团才能塞进车里座位上的熊天罡,听到阿朱这么一说,顿时双眉一挑,言语中露出了几分真正的诧异

    事实上,他之前虽然也从别人嘴里听说过阿朱在王越手底下吃了亏的事情,可那毕竟只是传言,人云亦云之下,未必就有多少真实的东西他之所以说出来,也不过是熟人之间的一种打趣和玩笑,实际心里其实也没把这种事真个当了真

    练功夫的人大多心高气傲,本来就很难轻易服人就算是双方在交手过招时,一方稍微吃了点亏,可这也并不能就说明自己的功夫真就比对手差了多少盖因类似这样的交手,如果不是以分出生死为目的的,那在真正的高手比拼时便存在了太多偶然的东西不论谁赢谁输,其实都算正常,并不值得意外

    更何况,当时阿朱和王越之间也仅仅只是打了一个照面罢了,远还未到真的要分出高低上下的地步

    而也正是因为如此,熊天罡听到阿朱这么一说,才会感到特别的诧异!

    “也许他比传言中的更厉害!但这样不是更好么,师傅让我下山,为的就是这个啊!”听出了熊天罡语气中的那种意外,可阿朱却只是笑了笑,”我们龙门的功夫,讲究悟性最忌讳的就是墨守成规闭门造车,所以每每到了瓶颈时,就需要一个强大的对手来磨砺自己这个王越的功夫够高,给我的压力也大,可并非不可战胜,只要我能把他打死了,那对我来说一切就都圆满了”

    “嗯?可是我听说这个王越是苏明秋代父收徒的,阿朱你要真的打死了他,只怕苏明秋那边会容不得你了要知道,这一位当年在国内,冲冠一怒,可是杀得人头滚滚…………。”

    董婉柔显然是对阿朱的这个打算是持反对意见的,是以刚一听到阿朱这么一说,立刻脸色就是一变,瞬时间把眼一立。她本来性子柔和,虽然久在龙骧卫工作,见多了各种杀戮,手底下也经常见血,可总归给人的感觉还是那种江南女子的婉约,平时也不但极少发怒,而且和人说话时大多也是慢声细语,显得脾气很好。

    但就在这一刻,她的眉眼只是一动,无形中就透出了几分勃勃的英气,有了那么一丝丝铁血果断的味道。